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再许一世情缘、纪凌萱陆宸韩文轩小说

再许一世情缘

纪凌萱陆宸韩文轩小说

主角:纪凌萱,陆宸,韩文轩 标签:言情

纪凌萱作为相府嫡女,自然是要什么有什么,这辈子只要等自家娘亲给自己找门好亲事嫁了就可以幸福美满的过完这一生。可是错就错在了她信了她那同父异母的庶妹。一场离心的设计,她不幸身死。以魂魄之身飘荡了多年。她发现,他从未改变,他爱的还是她。终究不过是她的愚蠢害了自己。一场魂归,重回事情的开始,纪凌萱发誓。陆宸这辈子是她的,只能是她的。只不过,纪凌萱看着自己的短短的手和短短的腿。算了,还是先长大一点再去找陆宸吧。

守北 状态:完结

纪凌萱陆宸韩文轩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四章 定王府

    一大早,纪凌萱就是出了门。

    八月的天自是有些凉,但是也算不上是深秋,纪凌萱的衣服穿的也不是很厚,考虑到陆宸的母亲刚刚过世,纪凌萱倒是没有穿上平时最爱穿的粉色。

    倒是一身浅色的襦裙,头上也没有带首饰,只是简单的用绸带绑了起来。

    若是她真的只有四岁的年纪自是不会懂这些的,肯定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出门,可是她现在内里的芯子可不止四岁,自然就知道了这些个规矩。

    而且,这定王妃以后就是她的婆婆,这些个礼数还是要做到的。

    不过……

    纪凌萱还是极为的忐忑的,毕竟前世见着陆宸的时候,她可是已经瘦了下来,并不是现在圆润的模样。而且前世之时,她之前和陆宸并没有什么交集,现在她的心中却是对陆宸存了一份心思的,这心情自然是极为的忐忑。

    就在纪凌萱心中忐忑之时,这纪元尧倒是也收拾完毕,见着自家的女儿站在这里一张包子似的小脸,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那模样好似很是苦恼的样子,不禁问道:“萱儿这是怎么了?”

    纪元尧的话,让沉浸在自己思绪之中的纪凌萱回过神来,抬头朝着纪元尧道:“爹爹,萱儿没什么,只是觉得这定王世子实在是有些太可怜了,这般大小就没有了娘亲。”

    纪元尧听了这话,心中也是微微一叹气道:“待会儿萱儿可要听话,不能胡闹。”纪元尧说完这话,还顺势捏了一下纪凌萱肉肉的小脸。

    纪凌萱想到了要见陆宸的事情,心中有些紧张,并没有计较纪元尧的动作。

    “萱儿!”

    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纪凌萱回头一看,却是见着一位少年朝着她走来。

    若是她记得不错的话,这走来的少年,就是她同父同母的亲哥哥纪黎。纪黎如今不过八岁,正是和陆宸一般大的年纪,但是在这月份上却是要小上许多,本来按照陆宸的性子她前世都做好心理准备了。因为陆宸向来不是一个会低头的人,要让他叫一个比自己还小的人兄长似乎是不咋可能。

    可是前世,这从来不在人面前低头的陆宸却是老老实实的叫了纪黎兄长。不得不说,虽说只不过是一个很是寻常的称呼,但是对于陆宸来说已经是很难得了,而这其中的缘由,她自是知道的。

    这样一想起来,纪凌萱的心中又是划过了一道暖流。

    纪黎走了过来,见着纪凌萱这般可爱的模样,也是忍不住的伸手捏了捏纪凌萱的脸蛋。

    纪凌萱很是无奈的看着自家哥哥这张稚气的脸蛋。虽说她现在不过是个四岁左右的小女娃,可是这脸蛋被人给捏来捏去的,就算是一个小女娃也会生气的。

    想了想,纪凌萱横了纪黎一眼,转而朝着纪元尧道:“爹爹你看,这哥哥都要把我的脸给捏扁了。”

    纪凌萱拿一脸倒苦水的模样倒是让纪元尧有些心疼了起来,这女儿向来听话,倒是这儿子却是个调皮的。一天到晚的在学堂净给他惹事。不是逃课就是打架,气的连先生都没有办法。

    “你个皮小子,给我老实点!”

    按理说纪黎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可是却是极为害怕这纪元尧。不为其他就是因为这纪元尧管教起儿子来那是下了狠手的。也是信奉了那一句不打不成才的道理,着实让纪黎有些害怕。

    再者说,这男子不比女子,而纪元尧的膝下就这样一个儿子,将来这相府的家业是都要靠纪黎一个人撑起来的,所以这纪元尧也管教的甚是严厉,以至于纪凌萱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哥哥唯一害怕的就是她老爹。

    被纪元尧这样一喝,纪黎立马就老实了起来。不过似乎是有些不甘心的朝着纪凌萱吐了吐舌头。

    纪凌萱见着纪黎这样的动作,心中却是一笑。

    她似乎是忘记了这个时候的哥哥不过也是个小孩子的心性,倒是她现在有些小气了,竟是和一个小孩子计较了起来。不过这个哥哥倒是真的很是疼她。

    没过多久,纪凌萱就上了马车。

    这定王府离着相府倒是不大远,也就半柱香的路程。

    只不过这定王府是在办丧事,这气氛自然是有些沉重,纪凌萱虽说是被这定王妃从心眼里当做了是自己的婆婆,可是就算前世,她也是没有见过她一面,终究不过是个陌生人,好在她也是死过一回的人了,倒是没有怎么害怕。

    纪元尧牵着她的手就从定王府的大门跨了过去,由着奴仆带领着他们去了灵堂。

    纪凌萱本以为这进了灵堂应该就会见到陆宸了,可是这一眼望去,却是见不到让她那个朝思暮想的身影。

    按理说,陆宸是定王妃唯一的儿子,也是这定王府的嫡长子,此番怎么也得在灵堂守灵才对,为何却是见不着人影?不是纪凌萱不认识这个年纪的陆宸,而是这定王府中就陆宸这一支独苗,只要有这披麻戴孝的小少年,那就必定是陆宸了。

    这灵堂却是找不到陆宸的身影,倒是让纪凌萱的心中有些纳闷。

    不过她这一次来,为的就是陆宸,哪里能够空手而归,心中就立马琢磨起了其他的法子。

    “哎呦,娘亲我肚子疼。”

    纪凌萱的眼珠一转,一手捂着肚子一脸痛苦的就朝着自家娘亲喊道。

    这定王府也就定王妃这以为女主人,这定王又是伤心过度,这主持丧事在自然是落到了管家的身上。这个时候,倒是有忙乱了。

    加上这纪凌萱装的实在是有些严重,这直接就让韩氏着急了起来。

    这手下的人哪里知道这样的情况该怎么对付,一个慌乱之下就连忙去请定王。

    “这个……王爷,王爷现在不在府中。”

    一个小厮不久跑来,朝着灵堂的主事之人说道,那模样甚是焦急。

    就在韩氏看着自家女儿痛苦的模样,想要立马告辞回府找个大夫来看之时,一道清脆的声音却是从灵堂的门外传来。

    “管家,先去把这位小姐安置一下,然后去请个大夫。”

  • 第一章 重生

    纪凌萱睁开了眼睛,看着自己莲藕似的手臂,下意识的蹙了蹙眉。

    纪凌萱看着自己的打扮,不过是四岁的年纪。一件刻丝团云纹遍地的襦裙,脑袋上梳着一般小女孩都梳着的花苞髻。齐刷刷的刘海下面是一双乌黑的大眼睛,圆圆的脸蛋加上白皙的肌肤,端的是一副粉雕玉琢的模样。

    这副打扮和模样,一看就知道是大户人家的小姐。

    可是纪凌萱的神色却是与她的年龄不符。

    这时,纪凌萱的房门被打开了,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嬷嬷端了一个瓷白的盘子走进了屋子,将盘子放下之后,面向了纪凌萱,脸上的褶皱因为笑容堆到了一起,笑盈盈的说道:“五姑娘起来了,这是五姑娘要吃的杏仁酥。”

    纪凌萱听到“杏仁酥”这几个字之后,立马就反应了过来,迈着自己的小短腿,走到了那嬷嬷放盘子的茶几旁。

    嬷嬷顺手给纪凌萱拿过一个小墩,纪凌萱一屁股就坐了上去。

    纪凌萱不过四岁,小孩子是最爱这些糕点的,往常的五姑娘吃这杏仁酥都是要吵着要再来一盘,可是今日却只是吃了两小块就不再吃了。

    桂嬷嬷看在心中觉得甚是奇怪,只能开口问道:“五姑娘这是怎么了?是这杏仁酥不合口味?”

    纪凌萱拿着帕子将自己的手擦了擦,然后将帕子放回了小几上,端正着身子,有些老成的开口道:“这杏仁酥虽是好吃,但是太过甜腻,我正当换牙的时候是不宜多吃的。”

    桂嬷嬷被纪凌萱这般老成的话语给弄的有些错愕,但是这五小姐不贪嘴了倒是一件好事,也就没做多想。

    现下正值八月,虽说这杏仁不是什么太过于稀有的东西,但是一般的人家都会选择用八月的桂花来做糕点,又实惠又好吃。但是纪凌萱却是一个闻不得桂花之人,碰见桂花就会过敏,更别说是吃这种桂花所做的糕点了。

    不过好在,纪凌萱从小就是娇生惯养,一般的需求倒是应有尽有。

    纪凌萱是相府嫡出的五姑娘,加上她这一房就她一个姑娘,自然是要什么有什么。本来着儿孙成家之后是要分家的,奈何她父亲的母亲也就是现在的相府的老祖宗却不是她爹爹的亲生母亲,乃是老相爷娶得续弦。

    这相府一共三房,二房三房都是续弦所生,却都不是一个能够理事的。现在混得好的也不过就是一个五品左右的官,在这京城之中倒是算不上名号的。

    这老相爷看着自己的嫡长子这般的出息,剩下的两个儿子却是没个成事的,一心就只想要自己的大儿子帮衬一下,再加上这古语有云:父母在,不分家。

    所以,这样一来,纪凌萱虽说是这相府的嫡女,但是按照排名来算也是算到了第五了。

    虽说纪凌萱排名第五,但是这偌大的相府还是她爹一个人撑着,而且他爹更是出了名的疼爱妻子,这些年来就只有她娘亲一个妻室,连一个通房都是没有,一度都羡煞了这京城之中的各个贵妇小姐,都说她娘亲嫁了个好郎君。

    纪凌萱的头上有个哥哥,正是调皮的时段,加上纪凌萱模样生的可爱,性格又很是温顺,这样更让她讨喜了。就算是在相府横着走都是不为过。

    “萱儿。”

    外头一个悦耳的声音传来。纪凌萱抬头一看。

    一个丫鬟将她内室的珠帘撩起,一个身穿着镂花水雾绿草通袖长衫的女子走了进来,这女子的眉眼生的极为的好看。一双眸清似水的眼睛,柳叶细眉,唇红齿白,美艳动人。正是纪凌萱的娘亲韩氏。

    韩氏走到了塌边,将纪凌萱抱在了怀中,一手撩起了纪凌萱的袖子,看着纪凌萱白嫩的手臂之上有着几条猫抓的痕迹,秀眉狠狠的拧在了一起,忍不住的道:“这二房家的终究是个庶出的,没个教养,以后萱儿还是少和她玩为妙。若是萱儿缺了玩伴,娘亲下次将你表哥给接到府中住上一段日子怎样?”

    韩氏一想到自己疼在心间上的宝贝莫名其妙的就被二房那庶出的女儿弄出这般的伤痕,就忍不住的心疼起来,这还好是伤痕比较浅,这要是再深一点,保不齐会留下什么疤痕,这姑娘家留下了疤痕,以后还要怎么嫁人。

    纪凌萱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腕上的伤痕,眉头微微一皱。

    这伤痕她自是知道是从哪里来的,这是她四岁的时候和二房的庶女,也就就是比她大上两岁的三姑娘纪凌雪。纪凌雪生的倒是那种病弱美人的模样,而纪凌萱从小虽说是娇生惯养,但是也是养的极好的,浑身上下倒都是肉肉的。这样一来倒是看起来比这纪凌雪要长的似乎结实一些,不像纪凌雪那般,风一吹就要倒的模样。

    于是,纪凌萱因为缺少玩伴,这前几日不过就和这纪凌雪去玩耍了一下,这纪凌雪倒是养了一只通体雪白的小猫,平日里倒是温顺的很,却不知在那天怎么突然发狂,直接就朝着纪凌萱的脸上扑去。

    亏得纪凌萱也算是个激灵的丫头,在那一刻立马用手挡了一下,不然她就要面临着毁容的命运了。

    这样一来,纪凌萱却是想通了一般。

    就因为这件事情她晕了过去,而她似乎是回到了自己四岁这年。

    纪凌萱起初还是不相信的,可是在她的记忆之中她早就是吐血身亡了的,过了这么几天,她就算再不敢相信但是这事实摆在面前,她却是不能不信。

    再说,纪凌萱却是想到了自己前世的事情。

    本以为这纪凌雪是自己从小的好玩伴,却是不知道在这个时候她就已经存了害自己的心。自己前世当真是愚蠢,就是连谁对自己好都不清楚,活该自己识人不清。

    如今看着韩氏这般念叨自己的伤痕,纪凌萱的心中似乎有一股暖流划过。有一瞬间的让她感慨,活着真好。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