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名门闪婚:娇妻有点辣、沈沫叶铭诚小说

名门闪婚:娇妻有点辣

沈沫叶铭诚小说

主角:沈沫,叶铭诚 标签:都市

沈沫经历了这史上最快闪婚,上午被弃婚,下午嫁豪门,一步踏上人生巅峰。她总觉得那个帅气多金有权有才又有貌的男人脑子搭错了线,不然为啥看上她,还把她宠上天。在他的眼中,没有什么床头吵架床尾不能和的,如果有,那就来两次三次千百次!婚后多年她才明白,她一直在与狼共舞。

西极冰 状态:完结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名门闪婚:娇妻有点辣

沈沫叶铭诚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悔婚

    “啪!”

    刚进别墅大门,齐怀恩就怒不可遏就把一叠厚厚的照片摔在沈沫面前,指着上面大腹便便的女人咆哮。

    “说,这他妈到底怎么回事?”

    “……”

    沈沫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些诡异的照片,头皮一阵发麻。

    照片上,她坐在一个大花园里,轻抚着高高隆起的肚子一脸笑意,满园春色都比不得她一脸温柔。

    而在她身后看不见的地方,站着一个身形修长挺拔的男人,看不到脸,但从背影看绝不是齐怀恩。

    还有一张照片更可怕,她被车撞了,满身血迹,有个男人抱着她在马路上狂奔,他的脸被刻意打上了马赛克,可她那张森白的脸却清晰得很。

    这照片毫无PS痕迹,但沈沫却从来不知道自己怀过孕,甚至有过孩子。

    怎么解释,这跟她有什么关系?

    “婊子!”

    发愣时,齐母忽然从屋里冲出来,抬手就是一耳光打在沈沫脸上,她还不解气,抓着她的衣领拼命拉扯。

    “贱人,你这不要脸的破鞋,被人搞大了肚子还在我儿子面前装高贵冷艳,你到底还是不是人啊?”

    齐母的歇斯底里令沈沫十分不悦,她狠狠一把拽开了齐母的手,盯着她那肥硕的脸忍了又忍,才没有一巴掌还回去。

    她吸了吸气,望向齐怀恩冷冷道:“怀恩,我从没有怀过孩子,这照片上的女人也不是我。”

    齐母又吼了起来,“这照片上的贱人不是你是谁啊,你这无耻的女人,想嫁过来败坏我们齐家名声吗?”

    沈沫没理她,只是斜睨着齐怀恩,也不吭声。

    当初疯狂追求的是他,求婚的是他,口口声声说的要给他一辈子呵护的人也是他。眼下因为这些照片,他不问青红皂白就是一顿嘲讽。

    三年相恋,他连一次解释和申述的机会都不给她,仿佛很是刻意。

    齐怀恩被沈沫看得有些心虚,别开头不耐地摆摆手道:“小沫,这婚咱们也不用结了,你走吧。”

    沈沫恍然大悟,微眯起了双眸,“所以,你打电话叫我过来主要是悔婚?”

    母子俩唱得好一场双簧,一进门就给了她个十足的下马威。

    齐怀恩不语,沈沫故作没所谓地笑了笑,道:“怀恩,婚结不结没关系,但我必须说明白,这照片上的人不是我。”

    “那你告诉我,这些照片怎么解释,难不成你想说这他妈是PS的?”齐怀恩一张脸涨得通红,眼神却始终左右闪躲不敢直视沈沫。

    沈沫直接捡起地上照片撕了个粉碎,道:“齐怀恩,你若想悔婚可以直接告诉我,何必做这么多戏,不累么?”

    说着她转身冷冷瞥了眼齐母,道:“齐伯母,若非看你年迈,刚才那一巴掌我定会还给你。别再有下次,我不会容忍你第二次放肆!”

    从齐怀恩家出来时,沈沫的心情十分沮丧。她裹紧了风衣,仰头看了眼阴霾的天空,像是被风迷了眼,忽然就泪眼婆娑。

    原本她以为,往后余生会有个男人疼她,爱她,只是……她好像想多了。

    到街头时,沈沫打了个车,径直往沈家去了。婚礼取消,总得跟沈家那边的人说一声,免得到时候大家难堪。

    当然,她也不以为那些人会觉得难堪,她与沈家的关系早在很多年前就决裂。

    沈家宅子与沈沫自己的公寓相差不过一个十字路口,但算一算,她已经有好些年没有回来这边。

    这儿承载她太多回忆,开心的,伤悲的。

    刚进大门口,她便看到养父沈千鹤叼着大烟斗在花园里浇花,神色十分悠哉。

    这是她叔父,也算是养父,是父亲的堂弟。当年父母车祸出了意外,叔父不但接手了沈家的生意,还领养了她。

    只是后来……一言难尽。

    “哟,我道是谁来了呢,原来是咱们家贵人啊。这么多年没有你的音讯,我还当你已经死了呢。”

    凉薄的讥讽声来自沈沫身后,是沈千鹤的女儿沈琬欣,也算是沈沫的姐姐。

    沈沫微微侧目瞥了眼她,没理会,走到沈千鹤身边道:“叔父,明天我和怀恩的婚礼取消了,来给你们说一声。”

    沈千鹤一愣,拿下嘴上烟斗道:“那怎么行,我沈家嫁女儿的事情闹得人尽皆知,怎能说取消就取消了?”

    沈沫正要解释,边上沈琬欣阴阳怪气道:“爸,齐家这样的大户人家,怎么可能要一个被人搞大了肚子的女人呢。”

    搞大肚子,她……?

    沈沫霍然转头,对上了沈琬欣那张十分挑衅的脸。她微眯起眸子缓步走过去,以绝对身高俯瞰着她娇小但不玲珑的身板。

    沈琬欣被她阴鸷的眼神吓得退了步,可能觉得气势弱又站了回来,还挺了挺胸。

    “照片你做的?”很轻的声音,却透着沈沫难以压抑的怒火。

    沈琬欣挑衅地挑了挑眉,“是,是我干的,你又能怎样?”

    对于沈沫,沈琬欣是发自肺腑的憎恶,不光因为她长得好身材也好,还因为她生存能力极强。

    十五岁被他们一家子扫地出门,非但没有摇尾乞怜,还靠着打零工考上高等学府,年年都拿特等奖学金。

    在沈沫面前,沈琬欣所有的优越感都会被打击得荡然无存。

    沈沫见惯了沈琬欣这副嘴脸,捏了捏眉心道:“照片哪儿来的?”

    “我怎么知道,有人放在我们家信箱里,我瞧着画面十分有趣,就顺便帮你送给齐家公子咯。”

    她倒是实诚,没否认,边上把这些话尽收耳底的沈千鹤脸上一言难尽。

    “那还真是谢谢你!”

    沈沫挑眉看了眼沈琬欣,眉眼间甚是嘲讽。好多年了,叔父一家人依然这副嘴脸,看来迟早要跟他们对簿公堂。

    她转身要走,眼底余光撇到了沈琬欣手腕上的一只卡地亚手镯,像齐怀恩送给她,但她没要的那只。

    她神色一凛,又细细看了两眼,确实没错。

    所以?

    沈沫忽地一笑,压低了声音道:“你好歹也是沈家的千金小姐,戴别人不要镯子,不嫌丢人吗?”

    沈琬欣顿时被戳到脊梁骨似得怒了,张牙舞爪指着沈沫吼道:“你放屁,你才是丢人现眼的东西,被人搞大肚子还想去赖齐家。”

    沈沫脸一沉,一把捏住了沈琬欣嚣张的手,微微一用力,她那涂满血色指甲油的指头就以缓慢的速度往后弯曲,疼得她一张脸煞白。

    她气急败坏道:“贱人,你放手!”

    沈沫反手就是一耳光拍过去,却被疾步过来的沈千鹤拽住了手,他阴恻恻道:“小沫,琬欣也算是你姐。”

    “姐?”沈沫冷呲了声,用力抽回了手,道:“你好生数着住在这儿的日子吧,当不了几天千金小姐了。”

    “贱人,你以为你是谁,这是沈家,是我的家!”

    “是么?”

    沈沫眸光凌厉地从沈琬欣脸上剜过,又波澜不惊地落在了沈千鹤脸上,说了声“告辞”就离开了。

    她告诉自己,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 第2章 欺骗

    早间一场突如其来的瓢泼大雨,把坐在阳台一夜未眠的沈沫淋得湿透,望了眼阴霾的天,不禁嘲讽地笑了笑。

    果然不是个吉日,老天爷都不支持她和齐怀恩结婚。

    其实她并没有特别期待这场婚礼,齐家确实有钱,但齐母对她的身世一直颇有微词,讲话时常夹枪带棍。

    若非是齐怀恩一直穷追猛打,她恐怕也不会点头。谁又能料到,给她最大难堪的人也是他。

    沈沫揉了揉昨夜里哭得肿胀的眼,刚准备去洗漱,手机上传来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拿起一看是死党洛月打过来的。

    洛月劈头就问,“沫沫,今天不是你的婚礼吗?怎么齐怀恩的新娘子不是你?卧草,吓我一跳。”

    “你说什么?”

    “我下了飞机就往酒店赶去参加你婚礼,却看到齐怀恩牵着另外一个女人的手出现,那女人长得像你姐啊。”

    下一秒,沈沫挂了电话,伞都没顾得上拿就冲出了公寓,一路往她之前和齐怀恩预定好的兰若酒店而去。

    她心里十分愤怒,被欺骗,背叛和羞辱的愤怒,以至于满身血气嗖嗖往头顶上冒,她脑子一片空白。

    “呲!”

    正飞跑着,忽然一声刺耳的急刹在沈沫身边响起,一辆黑色轿车幽灵般贴着她身子擦过去,刹在了她身侧,将地面积洼的水全溅在了她身上,一身白色长裙顿时惨不忍睹。

    沈沫吓得一个激灵定在原地,目瞪口呆地盯着轿车里满脸狂戾的男人。

    下一瞬,车门缓缓打开,一只铮亮的皮鞋先踩在了地面上。

    男人从车里钻出来的刹那,周遭气息像忽然降至冰点,连肆无忌惮的风雨好像都收敛了许多。

    他一抬头,那张脸虽因为生气紧绷着,却无损他惊为天人的颜值,眉眼如画,棱角分明。

    这份不俗的硬净和气度,宛如日月星辰,一出现便熠熠生辉,千百万个男人中也找不出一个这样的。

    就这瞬间,沈沫脑子里居然冒出了一句完全不搭边的诗: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没错,这位气得头顶都要冒烟儿的男人,就有那么的好看。

    男人缓步走到沈沫面前,修长挺拔的身姿以绝对压迫性的气势俯瞰她,用极其缓慢的语调道:“你是疯了吗?”

    低沉磁性的嗓音,透着令人肝颤的凌厉。沈沫没敢抬头,挑高眼底余光小心翼翼偷瞄着男人。

    “还愣着做什么?”男人十分生气,一手把沈沫从马路中间拽到了路边,依然用他低沉磁性但戾气十足的语气道:“你想死不好找没人的地方悄悄死,被车压扁血肉模糊脑浆子溅一地很好看吗?”

    这家伙,还能再形容恶心点吗?

    沈沫被吓得一个哆嗦,给男人鞠了一躬,小声道:“对不起先生,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没有被撞伤,谢谢你!”

    言罢她转身就要走,男子却倏然愣住了。

    “你等等!”

    男子一把拽住了沈沫,眸子宛如利刀似得在沈沫脸上剜来剜去,他的眼神十分凌厉,又十分……复杂。

    有那么一瞬间,沈沫甚至觉得他们可能认识,因为男子这表情太诡异,活像她欠他很多钱似得,很是怨念。

    “你……竟然在南城?你他妈居然在南城,你居然在南城!”男子的声音忽然变得很激动,他拽着沈沫的手十分用力,恨不能捏断她手腕似得。

    “我怎么就不能在南城啊,我们认识吗?你放开我,你有病啊!”

    沈沫被男子吓到了,用力挣脱了手,又转身往兰若酒店那边飞奔而去。跑了好远她又回头看了眼那奇怪的男人,发现他靠着车门捂着脸,不知道在做什么。

    此时的兰若酒店,里里外外都门庭若市,全都是齐家、沈家和业界的一些亲朋好友,好多沈沫都认识。

    酒店的外墙上挂满了“热烈庆祝盛世科技总经理齐怀恩与沈家千金沈琬欣喜结连理”这种横幅。

    在酒店门口,则放着齐怀恩和沈琬欣的巨幅照片,两人都笑得跟朵喇叭花似得。

    齐怀恩正在迎客,站在人群中十分的瞩目,他颜值高,气质也不错,确实是鹤立鸡群般的存在。

    沈沫却狼狈得很,她一身被雨淋透了,长发全贴在脸上跟疯子似的,一身白色长裙也紧贴在她身上,把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完美展现。

    当然,她自己并未意识到这个样子会有种别样的美。

    看着齐怀恩那春风得意的样子,沈沫脑子是懵的。

    昨天他气急败坏辱骂她无耻,贱货,坚决要悔婚。今天他的婚礼正常进行,只是新娘变成了沈琬欣。

    她反应再迟钝,也晓得她被算计了。

    “齐怀恩!”

    沈沫整了整被雨淋湿的头发,朝着齐怀恩走了过去。他今天这身西装还是她亲自设计的,穿着果真是玉树临风得很。

    曾经在外人眼中,他们俩是天作之合,一个创业老板,一个成衣品牌设计师,也算门当户对。

    谁知道会发生这种狗血的事情。

    而更狗血的是,这新娘昨天还装着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嘲讽她,而那个历来假装慈悲的叔父,还为她义愤填膺来着。

    何其讽刺,何其他妈的。

    这一刻,沈沫与齐怀恩四目相接,仿佛一阵刀光剑影,用杀气腾腾的目光把他凌迟了千百遍。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名门闪婚:娇妻有点辣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