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流苏皇后、龙炎彬流苏宁流云小说

流苏皇后

龙炎彬流苏宁流云小说

主角:龙炎彬,流苏,宁流云 标签:复仇、宫斗、皇后

弃子宁流苏一步步逆袭成为至尊无上的皇后的故事!

萧禹 状态:完结

龙炎彬流苏宁流云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天之弃子

    承泰三十四年的冬天,滴水成冰。

    阴冷脏乱的天牢里陆续传出一个年轻女子凄惨的痛哼声,“求你们……禀报太子……我不行了……只想看孩子一眼……咳咳咳……”

    每一个字都是从齿间硬挤出来的,原本花朵般娇艳的女子埋在蓬乱腐臭的稻草堆里,眼睛无神的睁着,仿佛一具尸体,只有剧烈咳嗽引起的胸.口起伏,还能让人知道她是一个活物。

    数日前,她就是在这里独自生下了她与太子的孩子。

    她早产阵痛时,没有人理她;她难产血崩时,没有帮他,可当她生下孩子晕死过去的时候,却有人剪断脐带夺走了她的孩子!她甚至没能看一眼孩子的模样,只依稀看到他右脚上有块褐色的胎记。

    之后她又被丢弃在这里,他们就是要活活折磨死她。如他们所愿,她就要死了!

    产后惊风、数日高烧不退又咳得厉害,身子是滚烫的,喉咙里仿佛塞了一块燃着的火炭,可寒峭的北风刮在身上,却如同冰锥子一样,又冷又疼。

    “咳你妈的咳!给老子消停点,不然有你好受!”狱卒过来恶狠狠地一蹦牢门。

    流苏的眼睛因为哭得太厉害,已经看不清楚东西,却忍着全身的疼痛朝那个声音一点点蹭过去,“求你禀报……太子……就当可怜我这要死的人!”

    “做梦!”扁平沙哑的声音在地牢内响起,如刀子一般划痛了流苏的耳膜。夺走她孩子的人来了!

    狱卒立马满脸堆笑,把腰变得低得不能再低。狱官更是亲自扶着那矮胖的妇人大摇大摆地走来。那肥妇睨了地上的流苏一眼,“还没死呢?主子娘娘要提审这谋逆弑君的贱人!”

    谋逆弑君?流苏的心被狠狠扎了一个口子,满腔的愤恨汹涌而出!

    明明是太子骗她说那药可以救他父皇性命,要她无论如何喂皇帝喝下!谁能想到皇帝一死,皇后就亲自跑来定她的罪!

    她还傻傻地以为是韦后那蛇蝎毒后背着太子做的,结果她在地牢里受尽虐待折磨,那个口口声声说爱她的男人却始终没有出现。她这才明白,她不过是他的一颗棋子,用完了就丢弃!

    龙弘烨,他竟如此对待一个爱他至深,不惜为他牺牲名节、身体、青春乃至良知羞耻的女人!他要她做的她全做到了,可他却全然不记得当年是如何诚恳真挚地向她发誓的了!

    “苏儿,天地为证,今生今世我只爱你宁流苏一人!”

    “苏儿,我求你帮我这一次!一旦我得到储君之位,就立即封你做太子妃!”

    “苏儿,再帮我一次!为了我,为了我们的孩子!等我做了皇帝,你就是皇后,他就是太子!”

    牢门已经打开,狱卒粗鲁地拽着流苏的头发与手臂把她拖了出去。她此时的身体只要一动就如同散架了一般疼痛,不知被拖了多久,终于被扔在了地上,单薄的衣裳已被积雪湿透,然而周身彻骨的冰寒,四肢百骇难忍的疼痛,也远远不及她内心的巨痛!

    “主子娘娘,人带来了!”周嬷嬷点头哈腰,极尽谄媚。

    “哟,这不是左相府的二千金宁流苏吗?你说本宫该叫你什么好呢?裕王侧妃?还是太子侧妃?”

    一张人脸在眼前不断放大,流苏才看清那张精致的脸庞,不由得一怔,未来的皇后主子竟不是顶着太子妃头衔的宁流云,而是韦后堂兄韦光荃的女儿——韦芙蓉!呵,原来如此!

    “就她,也配!?”尖细锐利的声音响起,正是流苏的长姐宁流云。

    瞧着天天踩在自己头上作威作福的长姐,此时正卑躬屈膝极尽全力地讨好她丈夫未来的正室,流苏的嘴角露出一丝讥讽。

    “贱人!”宁流云显然受了刺激,啪的一个耳光甩了过来,打得流苏的脑子嗡嗡作响,“这个贱人弑君谋逆自己找死不算,还连累整个左相府陪她一起死!要不是主子娘娘怜惜云儿,向皇后娘娘与太子殿下求情,只怕云儿也难逃一死。”

    宁家,没了?上上下下一百多口人的性命,就这么没了?

    虽然宁家没有一个人把她当人看,虽然她知道龙弘烨与韦氏一族不会放过宁家,可当她亲耳听到这个消息,仍是乍然惊骇。尤其是被宁流云这样轻描淡写、满嘴嫌恶地说出来,她更是心惊齿冷——这就是被宁家从小捧在手心长大的心肝宝贝啊!

    “你与本宫是好姐妹,本宫怎忍心不救你?”韦芙蓉得意地笑着,完全一副高高在上的胜利者姿态,眼底却闪过一抹阴毒,“说起来,她也是你的妹妹呢!”

    “妹妹?”宁流云绝美的俏脸瞬间变得可怖万分,“明明是我娘先入的府,却只能屈居妾室;明明我是家中的长女,却只能顶着庶女的名分委屈了八年!我恨不得她们母女都被毒死!”

    “你说什么!?”流苏心中大骇,不知是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抓住了宁流云的裙角。

    “看在你快死的份上,我就‘好心’告诉你。”宁流云弯下腰,狠狠揪住流苏的头发,

    “你娘不是死于时疫,而是死于我娘与程香儿亲手送上的毒药。好惨哪,七窍流血,在床上苦挨了三个时辰才断的气,真是死不瞑目啊!可你天天跟杀母仇人在一起,还亲热地把她们当成一家人!你以为自己很善良吗?那叫蠢!”

    她每吐一个字,流苏全身的震颤就加剧一分。宁流云偏在她死前说出真相,就是要她痛,要她不得好死!

    “我还要告诉你,你最亲的外公已经投湖自尽了,连尸骨都没有留下!”

    “你胡说!外公为太子立下汗马功劳——”流苏的话没完,一根烟杆就丢到了她的面前!

    那是外公的爱物,从不离身。怪不得入狱后外公一直没来看她!她还以为是龙弘烨与韦家封锁了消息,却怎么也想不到他们竟连外公也不放过!

    一口血喷出,她颤抖地握住烟杆,枯死的眼眶里又流下了眼泪,“外公……我害了你……我不该求你出山帮龙弘烨……”

    韦芙蓉啧啧的摇了摇头,“好歹你们姐妹俩共同服侍过太子,你也不可怜一下她?”

    “云儿当然可怜她,她不是想见她儿子吗?我两天前就把他给带来了!”宁流云阴毒地笑着,把流苏的头撇向一个方向。那可是她特意为流苏准备的最后一份大礼呢!

    雪地里赫然放着一个已然冻成冰尸的婴孩!孩子右脚上的褐色胎记,清晰可见!

    啊——!我的孩子!

    流苏狂叫着,吐出一大口鲜血,晕死过去,却又被宁流云用发钗生生扎醒。她拼尽全身力气朝她的孩子爬去,无论宁流云怎样踢她打她踹她扎她!

    白皑皑的雪地里拖出一条歪歪扭扭的赤红血路,触目惊心!

    就在流苏马上要碰到她的孩子时,却被韦芙蓉一把抢了去,流苏惊喝,“还我孩子!”

    “除了本宫谁也不能生下太子的儿子!”韦芙蓉狰狞狂笑,猛的将手中的婴孩尸体狠狠摔在了地上,尸体应声而碎,裂成几块!

    “不!”流苏目眦欲裂,声嘶力竭悲恸一声,吐血而死!

  • 第3章 新娘跳河了

    迎亲的花轿终于从相府的小偏门出发,二夫人心里的大石头也算是落地一半了。

    这宁流苏还真是识相,不哭也不闹乖乖上了花轿,果然是乡下来的软柿子,想怎么捏就怎么捏。还是识相点好,免得皮肉受苦,这左相府里谁不知道她二夫人惩治人的手段?

    只要一洞房,就算老爷和老太君赶回来也已经生米做成熟饭了,宁流苏这枚棋子就彻底毁了,她倒要看看程香儿那小贱人还怎么跟她斗?巴巴地求老爷把这乡下丫头接回来又如何?只要她赵梨容在,任何人都休想挡她宝贝女儿的青云路!

    不过,她还是有点不放心,凡事都要谨慎些才好。她叫住了府里的管家,凌厉的目光在他俊朗的脸上扫视着,“你是聪明人,若是有一个人跑出去通风报信,你知道后果!”

    管家姓贾名朝禄,三十岁,很是聪明能干,三年前应招来府上帮佣,很得老爷的赏识。半年后老爷把他提为管家,说他是府里的福星,当时众人还不信,哪知不过一个月的时间,老爷便升任为当朝左相位极人臣,这管家便成了家里的第一宠仆。

    贾管家恭敬地回道:“二夫人请放心,三夫人、五姨娘与三姑娘都在听戏呢,刚刚三夫人还问起了鞭炮声,朝禄告诉她是隔壁张家的七少爷又纳了一房小妾。”

    他可是只圆滑干练的“老泥鳅”,不然也不能在短短几年内坐稳相府管家的位置,长宠不衰。

    二夫人满意地点点头,可仍是觉得有点心神不宁,忙唤来如锦,要她带上膀大腰圆的石大娘跟去盯着,务必确保流苏洞了房再回来。

    如锦打心眼里不乐意,她堂堂的相府一等丫环,竟给一个乡下柴禾妞送嫁,可不是委屈死她了?可二夫人的吩咐,谁敢说个不字?她忙不迭地跟着迎亲的队伍出发了。

    那媒婆收了梧桐的好,果真来劝郑屠户多绕些路。

    郑屠户一向头大无脑,又娶得这样一个貌美娇娘,如何能不向那些拒绝过他的女人显摆炫耀,这可是一雪前耻的大好机会呀!敢拒绝他?一群有无珠的蠢女人!

    如锦却是有心眼的丫头,催着郑屠户快些回去拜堂成亲,以防夜长梦多。

    可她哪里知道郑屠户自从得了“郑一脚”的名声,遭了多少耻笑,碰了多少钉子,这些年都没能抬得起头来啊!此时听着媒婆一口一句“郑大官人真有福气!”心里那叫一个美啊!怎么还会理她一个丫环?再说了,轿子里的人可是他的媳妇,能由着相府里的人作主吗?

    就这样一路吹吹打打,鞭炮鸣响,好不热闹。蹿大街,过小巷,不紧不慢来到了石桥上,郑屠户真是觉得这辈子都没这么美过!老了老了,还能走一步老运哟,娶妻洞房,三年抱俩……

    郑屠户越想越美,忽听到不远处的大道上传来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只见街道两旁站满了百姓,比他这里还要热闹百倍!如此盛况真是旷世空前啊,怎么回事?

    “恭贺司马大将军凯旋而归!”

    “司马大将军是大英雄,司马大将军功德无量!”

    “战神司马大将军!司马大将军是云苍百姓的大恩人!”

    ……

    如锦在心里大叫一声不好,急出一身冷汗!

    今天老爷带着大小姐与四小姐去城外迎接得胜归来的司马大将军与一应将领,老太君也去福泽寺烧香祈福,二夫人才得了空子将二姑娘给嫁了。怎就偏巧不巧的在这里碰上了?万一被老爷发现了,二夫人的一番心血不就白费了吗?

    如锦急忙带上石大娘冲到队伍最前头,拦下郑屠户的大马,“还不停下,想找死啊?”

    郑屠户满腹怒气,今天是他大喜的日子,这臭丫头的狗嘴里吐什么呢,骂谁找死呢?可如锦接下来的话却让他彻底蔫了!

    “你知道骑在汗血宝马上的人是谁吗?——掌握天下兵马的司马大将军,熙贵妃娘娘与怡妃娘娘的干哥哥,裕王殿下与循王殿下的干舅舅!人家动动小手指头就能把你捏死八百回。你冲撞得起吗?等他们的队伍过了,咱们再走!”

    花轿里闭目养神的女子幽幽地睁开了眼睛:小算盘打得不错呀,只可惜,这一世的宁流苏又岂会让他们如意呢?

    一丝似有若无的暗香从众人的身边飘过,郑屠户胯下的高头大马突然撅起蹄子长嘶一声,不听使唤起来,当众把郑屠户摔下马不说,还把迎新的队伍搅得乱七八糟,然后蹄子一扬,跑了。

    “哎呀,我的马,我的马!”郑屠户不顾摔疼了屁股心痛得大叫,那可是租来的呀,回头还要还给租铺的,这可怎么办啊?

    如锦却眼尖的发现新娘子从花轿里出来了,尖声大叫,“快抓住她,别让她跑了!”

    “媳妇!”郑屠户闻声大急,也顾不得马了,扑过去抓流苏的手腕,却落了个空,只扯住半个袖口。

    “放肆!滚开!”流苏用力一挣,只听嘶的一声,那廉价的嫁衣便撕开了一个口子,露出了一截纯白的袖子。

    嫁衣毁了?这太不吉利了!在场的人皆是一惊。

    流苏却趁着郑屠户愣神的当口,快跑两步,站到了石桥的护栏上,只一脚,便可踏进那奔流的河水里。虽然此处的河面不宽,但是河里的水却是很深的,河底更是有三米厚的淤泥,别说是不会水的人,便是游泳好手掉下去也未必能活着回来。

    郑屠户跑了马可不能再没了媳妇,正想冲上去,却听得流苏一声大喝:“别过来,不然我就跳下去!”

    众人全都怔在原地不敢动,只有如锦飞快地转着她的小眼珠子。

    “哎呀,快看哪!那边有人要跳河,还是个穿红衣的新娘子!”夹道欢迎的人群中不知是哪个人高声喊了一句。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