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夜幕下的红色高跟鞋、徐佳穆辰云飞小说

夜幕下的红色高跟鞋

徐佳穆辰云飞小说

主角:徐佳,穆辰,云飞 标签:暧昧、

我叫徐佳,从小父母离异,爹不疼娘不爱。我在金港娱乐公司签了五年的卖身契,从此,成为人们口中的嫩模,外围女……金港对我来说,像个纸醉金迷的地狱,我以为穆辰会是那个救我出地狱的人,缺没想到,他会将我拖入另一个更深更黑的深渊……

羽翘 状态:连载中

徐佳穆辰云飞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来时的路

    我叫徐佳。

    我妈怀我的时候,算过命。

    算命的说,如果是个女儿,便难养活。

    从前,我是不信命的,我以为,我跟所有人都不一样,我是最牛逼的!

    总有一天,我能够一夜暴富。

    但在我爸中风去世的一个星期后,我便明白了,我他妈啥都不是。

    那天,我爸刚刚下葬,外面下着大雨,我傻傻地坐在床前。

    我后妈在我跟前来来去去,将屋里翻了个底朝天,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准备跑路。

    我望着甩在地上的衣服,梳子,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慌了神。

    我一把上前抱着她的大腿,苦苦地求她,别走。

    她头也不回地一把将我甩开,上了车。

    我的背,重重的撞在地上,生疼,不敢多想,又立马爬起来,追了出去,哭着求她,不要留下我一个人。

    当然,她根本不顾我死活,走了,留下一阵,雨水从地面飞溅的声音。

    那天的雨,真的像是天上掉的刀子,从头上浇下,我冷得发抖,身子在抖动着,心也在抖动。

    我以为我的遭遇已经惨得不成样子了,没法再继续,但其实那只是刚刚开始。

    我永远忘不了,那天晚上,那个男人撑着一把破伞,晃晃荡荡地向我走开,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小曲。

    我警觉地绷紧了身子,一口忍住了哭声。

    可身上白色的连衣裙早已湿透,白色的内衣,内裤,完全显出了轮廓,雨水顺着发梢流淌,我本能的双臂交叉挡住胸口,侧过了身子,将头埋得很低很低。

    大雨砸在地上的声音中,混合着那个男人的拖鞋,擦地的声音。

    那个声音越来越近。

    我屏住了呼吸,死死地拽紧了衣角,心猛烈地狂跳。

    “小妹妹,这么晚了,还没回家啊?”

    突然,那个猥琐的笑声,传入我的耳朵里。

    我的身子猛烈地一颤,手开始有些发抖。

    下一秒,就感觉一只咸猪蹄搭在了我的腰上。

    “你要干嘛?放开我!”

    我下意识地挣扎,想要逃,那只手,却死死地扣住了我的腰。

    我使劲全力,掰着他禁锢住我的手,可身前的男人长得又大又胖,四肢肥,手脚大,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小妹妹,听话。”

    说完,他丢了伞,将我抵在了墙上,一只手摸着我的屁股,一只手探进了我的裙子里,掐着我的胸。

    我用尽了全力,推着,捶打着,声音颤抖着大喊着。

    “救命啊,救命……”

    嘶哑的哭声,叫喊声,消散在那天的雨里。

    “别喊了,乖,我来好好疼你。”

    他一手粗暴的撕裂了我的裙子,我的腰部到大腿裸露了出来,随机,他的大手探到了我的私密部位。

    我的身体穿来一阵电流,我更加发了狂地大叫。

    “不要!放过我!不可以!”

    手上,我伸出指甲,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在他的背上划出两条血痕,指甲里满了他的肉沫。

    很快,便感觉到,他的背上流淌着泛着腥味的鲜血。

    他疼得大叫,抓住了我的头就往墙上撞,每一下,我都感觉,我就要死去。

    三两下,我便没有一丝力气再挣扎,只是隐约中看到,他迅速解开了皮带,脱下了裤子,就往我身上靠。

    我闭上了眼,眼角的泪还是不断的溢出。

    “砰!”

    一声重重地敲击声后,我听见男子剧烈地倒地声。

    我睁开眼,看见他倒在了我的跟前,便再也没有一丝力气,也倒在了地上……

    那天救我的人是王阿姨,她非但救了我,还将我带回了家中。

    王阿姨没有儿女,对我非常喜欢。

    可她的丈夫,张叔坚决反对。

    他一次又一次地偷偷跟我说,让我自己走,他们两养不活我。

    但我没有地方可去,只是死皮赖脸地跟着王阿姨,卖卖早点,做本小本生意,顾生活,原本清贫的日子,越发清贫。

    我却是从来没有过的快乐,我愿意就这么下去,一辈子,但是,老天,它不同意。

    三个月后的夏天,王阿姨频频感到不舒服,张叔陪她一起去了医院。

    我以为只是简单的感冒,直到我看到张叔回来。

    他双眸猩红,拿着扫帚往外,赶我走,我只是任由他打在我的身上,死咬着下唇,一动不动。

    他气得一把甩开了扫帚,哽咽着告诉我,王阿姨得了乳腺癌,需要30万的手术费,他们再也顾不上我了。

    我的喉咙一下子哽咽得,完全说不出话来,我不想走,但我必须走。

    我不知道为啥老天对我如此的不公,好似天底下所有的倒霉事,都到了我的头上。

    那时,我好想造一个炸弹,将这个世界都给引爆了。

    但,实际上,我无处可去,我不知道,我明天该怎么办。

    也许明天,我便会死去,那么想,我便拿着手上仅剩的一点钱,到了一个看起来无比高大上的俱乐部,点了好些酒。

    我把自己灌得烂醉,胃里翻江倒海,脑袋像是炸了一样,却想起王阿姨对着我笑的那张脸。

    我不自觉地苦笑后起身,晕头转向地到了前台,指着服务员大喊,你们老大在哪,老娘找她有事。

    在那天,我第一次见到云飞,金港娱乐公司的经理,一个培养嫩模的公司,我在他那,签了“工作合同”,换了50万。

    等到夜里,我将所有的钱取了出来,装在一个麻袋里,从窗子里,甩进了我王阿姨住的屋子里。

    麻袋掉在地上,绳子开了,钱散了一地。

    我裹着退了色的外套,缩着身子,躲在树后,瞟见屋里张叔,捂着脸,睁大了眼睛。

    他立马出来找我,我将身体缩得更小,准备转身时。

    我听见扑通一声,他跪在了地上,哽咽着,望着门外漆黑的夜,大喊。

    “谢谢!谢谢!谢谢!”

    但,因为那三声谢谢,我赔上了一辈子。

    是王阿姨带我,结束了第一场噩梦,却是因为她,我走进了第二场噩梦。

  • 第2章 他让我滚

    我记得签下合同的那天晚上,云飞问我,我为何要选择来这。

    我那天,穿着一件白上衣,有些泛白的牛仔裤,梳着高高的马尾,盯着他说,有一个人曾救了我,我想要救她。

    我记得我说完,便看见云飞的目光顿了顿,用一种说不出的眼神望着我,随后嘴角勾了勾,露出了一抹浅笑。

    也许是混在女人堆里,云飞有一双桃花眼,笑起来几分痞气,那笑迷人,却显得事故,看不出内心的波澜。

    我睁大了眼睛打量着他,看得有些出神,他拿起了笔在我眼前晃了晃,跟我说。

    “你走吧,这里没有未来的!”

    他说完就往外走。

    我有些慌张地,追了上去,拉住了他的袖子,急切地说道。

    “我想好了,我们签吧。”

    我刚说完,他突然转身,一把将我拉入了他的怀里,将我抵在了冰冷的墙壁上。

    他抓住了我的两腕压在头顶,另一只手捏住了我的下巴,附身吻上了我的唇。

    我的脸瞬间烧了起来,心猛地狂跳,就感觉像溺水的人,没办法呼吸,拼了命的扑腾。

    他霸道而直接地吻着,直到感觉到温热的泪,流在了他的脸上,他松开了我,目光灼灼地盯着我说。

    “走吧,你来这是找死!”

    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死死地咬着下唇,努力保持平静地跟他说。

    “我本就是一个没有未来的人,也许明天便会死去,我的爸死了,我妈跑路了,从来没有一个人,对我那么好,在我死之前,我想救她!”

    他瞟了我一眼,给了我一张卡,让我签下了卖身契,并让我第二天早上十点,到这来找他。

    吩咐完,他又看了看我,转身离开,他走的时候留下一句话。

    “你会后悔的,但是已经没用了!”

    很多年后,他跟我说,那天的我太过干净,他想要吓走我,可是他发现有些东西,是命,没有人能阻止。

    那晚,我在人名医院的大厅里坐了一晚,第二天醒来,我在医院的厕所里,使劲地摔破了我随身携带的小镜子。

    我使劲了力气,准备割脉时,两个黑衣大汉冲了进来,大步朝我走来。

    我惊讶得微张着嘴,瞪大了眼睛,本能的往后退。

    那一刻,我才明白,我签下卖身契的那一刻起,我的命,便不属于我自己。

    当然,最后是我被两个大汉,扛回了金港,放在了云飞跟前。

    他斜眼瞟了我一眼,勾了勾嘴角,挂着他招牌的笑容说:“进去吧!”

    他大步地往前走,我捏紧了衣角,跟在身后,穿过长廊的尽头,推开了一扇门。

    门内,开着空调,空气格外的冷,繁复的灯饰发出泛黄的光,我不自觉将手拽得更紧,抬头看去。

    抬头的那一瞬,我看见云飞的笑僵住了,瞳孔骤然紧缩,眉头微蹙,我隐约能感受到他放慢了的呼吸。

    我顺着他的视线,更加心慌地望去。

    屋里的氛围,有些不自然,窗帘将外面的世界挡得严严实实,拖在地上的一截,时而晃动,对面的墙上挂着一排显示器,上映着金港俱乐部此刻的现场直播。

    房子中间的米白色环形沙发上,坐着一个矮胖的老男人,穿着一件浅灰色的格子衬衣,脖子上挂着一条金晃晃的链子。

    他听见动静,扭头看向我的那一刻,眼中一闪,脸上的横肉堆在一起,展开一抹十分油腻的笑,直勾勾地盯着我。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王哥,他那种笑到让人头皮发麻,恨不得要将我生吞的样子,着实让我发慌。

    我有些失了方寸,心一个劲地猛跳,由于本能的倔强,我低着头,掩饰着内心的恐慌。

    王哥的嘴咧得更开,他目光锁定了般,起身直直向我走来。

    他那张让人做呕的脸,色眯眯的目光,一点点像我逼近。

    我将手死死捏紧,越来越用力,肉上掐出印子,依旧是害怕,心好像要立马跳了出来,脚不自觉地往后挪。

    突然,听到云飞带着几分笑意的低沉嗓音。

    “王哥,您怎么来了!”

    我满是惊恐和谨慎的眼里,好似找到了救命的稻草,立马向他看去。

    他迷人的笑里多了几分恭敬,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往前跨过几步,向王哥的方向走去,正好挡在我的跟前。

    王哥依旧双眼放光,一动不动地盯向我,没有看云飞一眼,例行公事地问道。

    “见过梅姐了吗?”

    我看见云飞的嘴唇动了动,又合上,本就有些寒气的屋里,更加冻人。

    好久,他才笑盈盈地又一次开口。

    “没有,王哥,这是我自家的妹妹。”

    “啪!”

    我还一脸木讷,没有反应过来,只听见响亮的一声巴掌和脸抨击的声音。

    王哥拧着眉头,脸色黑如锅底,扬起了巴掌,重重地甩在了云飞的脸上。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下意识的一声惊叹,又连忙停止发出声音,举起了我有些轻微颤抖的手,捂住了张开的嘴,不知作何表情。

    头顶的冷气徐徐吹过,空气却似乎变得异常凝重,没有一点声音。

    我望见云飞脸上火辣辣的巴掌印,迅速在他的脸上蔓延开来,嘴角溢出了鲜红的血丝,我得我心头一颤,感觉莫名的疼。

    回过神的一瞬间,望见王哥刚才铁青的脸上,瞬间又展开了让人作呕的笑容,向我走开。

    “姑凉,跟我走吧!”

    那声音也是像他的脸一般油腻,我向后退了退,手越发的颤动,又扭头望着云飞。

    “王哥,她是我自家的妹妹!”

    又一次传来云飞几分笑意,几分决绝的声音。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帮我,但是那一刻,我真的把他当成了救命稻草一样!

    王哥一副没想到的便秘表情,铁青着脸,目光冰冷地回头,反手就又是一巴掌打在了云飞的另半边脸上。

    那巴掌快速而猛烈,重重地甩在他的脸上,王哥似乎依旧不解气,恶狠狠地瞪着云飞。

    我一颗心跳到了嗓子眼,直觉告诉我这个王哥不是什么好人,云飞应该是在救我。

    可是,望着他一边一个通红的巴掌印,烧起来般,应该是火辣辣地疼。

    他却只是笑着,像捡了几百万的笑着,又说了第三遍。

    “对不起,王哥,这是我自家妹妹!”

    王哥的拳头死死捏紧,扬在空中,又甩了下来,像要杀人一般地瞪着云飞半分钟,双手在他的脸上摩挲着,阴冷地说道。

    “云飞,别太高看自己了,给我记住你自己的身份,你不过是一个赚钱的工具罢了!”

    随后,听见砰地一声,门被重重地关上。

    我有些胆战心惊地瘫软在了地上,望着云飞嘴角的血丝,又起身,想要替他擦掉。

    手刚一伸出去,他猛地将我推开,我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在这儿,收起你那泛滥而多余的情感,我不是为了你,也不需要你感谢!赶紧滚,我不想再见到你!”

    他让我滚?可是,我不是签过那个‘卖身契’了吗?我愣在当场。

    他甩着下了那么一句,头也没回地离开了。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