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农门医女:王爷请上座、赵晴萱南宫寒小说

农门医女:王爷请上座

赵晴萱南宫寒小说

主角:赵晴萱,南宫寒 标签:农门医女:王爷请上座

农门医女:王爷请上座

冰言 状态:连载中

赵晴萱南宫寒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萱娘

    月空高悬,寂静无人。

    满山头的尸体,一个女人压在尸体下,那一抹素布衣衫格外醒目。

    ……

    赵晴萱是闻着腐尸味醒来的。

    血腥和腐臭味,让她几欲作呕,勉强推开了压在身上的东西。她有些茫然,看了看自己沾满血污的手,紧接着无数的记忆灌入脑海。

    这具身体名为萱娘,三年前嫁入赵家,刚过门丈夫就死了。

    这三年来,她恪守本分,小心翼翼伺候婆婆兄嫂,但克夫的名头让她饱受非议。

    昨天夜里,有人说她娘家来人看她,把她引到了偏僻的地方,一刀捅进了她的小腹,然后被拖到这山头上弃尸。阴差阳错,赵晴萱穿越而来。

    “该死,是谁害了她?”赵晴萱——现在应该叫萱娘,她利落的起身,俯视着周围的尸体,这一看却让她吓了一跳,她前世是军医,见过不少惨状,但现下的状况还是第一次看到。

    漫山遍野的尸体,都齐刷刷的被切掉了头颅,脖子那里的血已经凝固,身体上出现了尸斑。

    萱娘强行镇定下来,简单翻查了一下,死者全都是男性。

    那为什么独独只有原主一个女人?

    萱娘暂时捋不清头绪,她把沾满血污的罩衫扔掉,去河边将脸颊和手上的血迹清洗干净。腹部的刀伤已经好了些,不再流血,却钻心的疼。

    为什么其他男人都被砍掉了头,只有原主是腹部受伤?

    萱娘带着满腹疑惑,回了赵家,路上有早起赶集或上山打猎的村民见了她,避之不及。她无心理会那些人,刚一进赵家大门,就见她婆婆孙氏和嫂子徐芳芳正在院子里晒被子。

    “娘……”萱娘试探性的叫了一声,她知道,孙氏对原主一向苛刻,但眼下没有别的地方可去,只得先回这里。

    “你还晓得回来?跟哪个野男人去浪了?要不要被人家搞死在外边?”孙氏年纪不小了,皮肤黝黑,皱纹堆叠在脸上,只有一双三角眼神采奕奕,透着精明和凌厉。

    徐芳芳站在原地,没有说话。

    “我没有……”萱娘试图解释。

    说到底她还是二十一世纪的人,从小生活在城市里,即便进了部队,遇事也是先讲道理。

    但她没料想到,孙氏根本就是个不讲道理的人。

    她把手里的被子扔给徐芳芳,几步上前来,揪住萱娘的耳朵,把她扔出了院子,甚至没留给萱娘反应的时间,一耳光甩在萱娘脸上,萱娘只觉得半边脸都被震麻,耳朵嗡嗡作响。

    “你个小sao货,给脸不要脸!”孙氏登时一脚就踹了过去,正好踹在萱娘腹部的伤口处,还没有完全愈合的伤口再次撕裂,鲜血如注。

    “孙大娘,俺刚刚看见她从山头上回来,你说一个寡妇一夜不回家,去山上做啥子哟?”有村民路过道,“你看她身上还有血,莫不是被人玩的?”

    听到这些话,孙氏的脸都黑了。

    “对,俺也看见了。昨儿个夜里,俺亲眼瞧见她跟一个男人走了……”

    萱娘费力的睁开眼,去看那些说话的人。

    他们嘴里说着最刻薄的话,但却兴致勃勃,吐沫星子都能溅到萱娘脸上。

    萱娘忽然感到身上一阵剧痛。

    孙氏去拿了扫帚来,使劲抽打在萱娘身上。

    那扫帚是竹制的,上边绑的严严实实的竹条抽在身上,让萱娘痛得直冒眼泪。

    几乎是一瞬间,萱娘骤然伸手抓住了扫帚,紧接着拼尽全力拉向自己,接着那孙氏便倒过来,萱娘立即起身,反拽出了扫帚,扔在地上,又转身进了院子里。

    “你个狗娘养的,没良心的遭天谴!对俺这老太婆动手……”孙氏坐在地上不起来,带着哭腔,可眼睛里却挤不出眼泪来。

    萱娘进了院子,却见徐芳芳早已不见人影。

    她第一次进来的时候,就瞧见了院子里的大铡刀,平时是用来除草的,正好现在萱娘用得到。她刚刚被孙氏打了一通,浑身都疼,她的脑子几乎是一片的空白,但硬是坚持着,提着大铡刀就走了出去。

    “萱娘,我借了你的身体和你的人生活下来,从此以后,不分你我。”她在心底暗暗对自己道。

    常年的部队生活,让萱娘的忍耐力异常强悍。

    她提着刀出了院子,只见孙氏还坐在地上骂骂咧咧的哭惨,围过来的村民越来越多。萱娘心里烦躁,看着那些围观的村民脸上的表情,就更是觉得麻烦。

    她猛地揪起赖在地上的孙氏,然后咬紧牙关将她拖回院子里。

    “救命啊,要杀人了!!”孙氏惊恐的呼喊道。

  • 第二章 查案

    村民也纷纷要上来帮忙。

    但萱娘只是回头瞥了一眼,眼眸里是冷情凌厉的,只一眼,就让不少人心生退意:“我们家的事,旁人管不着。”

    “都是一个村子里的,孙大娘家的事,就是我们的事!”人群中冒出这么一句话来,也不知是谁说的。

    萱娘冷笑一声,把孙氏踢进了院子里,然后狠狠关上门。

    “你,你,你想干什么。”孙氏惊慌道。

    萱娘提着大铡刀,眼神冰冷,唇角带笑,样子像极了修罗。其实她早已经是强弩之末,硬撑着一口气罢了。她道:“谁想害我,我就剁了谁!”

    说着,萱娘拿着刀离孙氏越来越近。

    “是不是你找人把我骗出去,想要捅死我。今天见我没死回来,又故意毁我名节?!”萱娘厉声问。事到如今,她也知道,自己在赵家村里没什么名声可言。

    只看谁比谁狠。

    她是死过一次的人了。

    “俺听不懂你说的是啥意思……”孙氏哆哆嗦嗦的,看着不像在说话,她余光瞥到了徐芳芳,于是连忙叫喊:“芳子,快来救俺!这个贱人要杀俺!”

    片刻后,徐芳芳拿着一把菜刀从房里出来,眼神里满是惊惧:“萱,萱娘,你放下刀……”

    萱娘大笑一声,一刀劈在地上,高声道:“害我的人,我自然会找出来!只要你们老实点,我不会杀你们,我在这里暂住一段时间,别来找我麻烦!”

    萱娘回到屋子里,把门死死关上,然后检查自己的伤口。

    她的面色苍白如纸,嘴唇微微发青,在不停地发颤,痛得身子蜷缩成一团。原本那一刀的刀口就极深,否则原主不可能因此而死,萱娘强撑着回来,好不容易愈合的伤口被孙氏踹得再次裂开。

    血流不止。

    萱娘冷汗涔涔,拿了旧衣裳捂住伤口,屋子里没有药材,她一边帮自己简单止血,一边蜷在床上,脑子却没有半刻休息,一直在盘算着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她可以离开这里,她相信以她的能力,不管到了哪里,都能养活自己。

    但萱娘一想起要离开,胸口就开始郁结,她知道这是原主留下的执念。她得帮原主报仇,也才算是了了与原主的这段缘。

    砰砰砰!

    破旧的屋门被拍响。

    萱娘把沾满鲜血的衣裳扔到一边,去开了门。原以为是孙氏或者徐芳芳,但没想到门外的面孔却是有些陌生。

    “村长?”萱娘迟疑着开口,原主的记忆中隐约有些印象,但她跟村长打照面的机会并不多,所以记忆略有些模糊。

    村长看起来神色匆忙,饶是孙氏在后边问东问西,但村长一言不发,只是沉着脸,让萱娘跟他走。

    若是换了别的男人,萱娘或许心底还要思量思量,但村长在这村子里,算是正直的人,萱娘也便跟着过去了。

    只是这条路越走就越是荒凉,萱娘不安的问:“村长,咱们这是去哪儿?”

    “快到了。”村长焦急地道。

    说着,村长加快了步子。

    大约半刻钟后,萱娘才明白过来——她跟在村长后头,来到了山上。此时山上早已经聚集了许多人,大部分都穿着官服。而那些尸体却原封不动。

    “听村里人说,你今天从山上回去的,昨夜里也没回家。”一个穿着石青色长衫的男子道。

    萱娘这才把目光抬过去,但见男子生得温润。

    “回禀官爷,虽说如此,可我没有杀人。”萱娘单刀直入正题。

    “把她带走。”这时,温润男子旁边的人开口了。

    那人站在那儿不说话的时候,不引人注意,一身银绣蟒玄色对襟长衫,面色沉静却又寒冷迫人,一双眸子似星空璀璨,只是带着几分深不可测,让人心生忌惮。

    此人不简单。

    萱娘在心底默道。

    只是说话间,旁边那些穿官服的人就围向萱娘,其中两个扣住萱娘的肩膀,另外的人准备好了麻绳,正欲绑住萱娘。就在此时,萱娘抬眼望着那玄衣男子道:“这位官爷,为何不听我讲完?何况我此时身上有伤!”

    说着,萱娘反手摸索,从身后那人腰间迅速取下佩刀,然后凌空乱砍,他们下意识松手,而萱娘紧接着向前几步,到了玄衣男子身边,她的脸色惨白,已经不像活人,可她强撑着,道:“人不是我杀的,我一介女流,如何杀得了这么多身强力壮的男人?再说你们还没有验尸,就先把我带来了。”

    玄衣男子漠然看了萱娘一眼,目光微微向下,看到萱娘单手捂着的伤口,伤口不断地涌出血来。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