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情深不晚:总裁求复婚!、温晚薄远琛段弈然小说

情深不晚:总裁求复婚!

温晚薄远琛段弈然小说

主角:温晚,薄远琛,段弈然 标签:前妻、虐恋、1V1、双洁

两年如履薄冰的婚姻生活,温晚用尽全力去爱一个人。最后得到的却是一句:“不要向其他人提起这段婚姻。”*离婚两年,她的订婚宴上,未来婆婆陷害她落水,她狼狈离开,却被突然出现的他堵住去路。男人笑意讥诮,步步紧逼:“温晚,落到如今这个地步,你后悔吗?”她笑意淡淡,“我后悔的事很多,唯独和你离婚,我从来不后悔。”*再后来,她和别人的婚宴上。他轻抚着她身上的婚纱,低柔耳语:“晚晚,这是我送你的新婚礼物,喜欢吗?”温晚无路可退,“薄远琛,求你放过我……”“我比较喜欢你换个地方求。”下一秒,她被他狠狠推倒在客房……

灵子 状态:完结

温晚薄远琛段弈然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001章 离过婚的女人

    “哗!”的一声巨大水声响起,温晚被强行带进了游泳池。

    温晚不识水性,一连呛了好几口水,想要挣扎,但是身体在水中完全不听使唤,加上身上穿着的鱼尾礼服限制了她双腿的活动,光靠双手,她根本无法使自己保持平衡浮出水面。

    有水呛进鼻子,耳朵……肺部几乎要炸开的感觉,让她觉得自己今晚上可能就要死在这儿了,死在自己的订婚宴上。

    好在紧要关头,有好心人跳下水将她从水里救了起来。

    她坐在泳池边拼命的咳嗽干呕,想将呛进肚子里的水全都咳出来。

    就在她还在没缓过劲来的时候,刚才和她一起掉进水里的未婚夫的妈妈费淑荣已经怒气冲冲的走了过来,抬手就是一巴掌挥在她的脸上。

    她的动作实在太快太突然,在场的人顿时吃惊的倒抽了一口气,茫然不解的看着两人。

    “你这个心肠歹毒的女人,我不过是说不同意思泽和你在一起,你竟然想要淹死我!”费淑荣目光愤恨的看着温晚大声说道,那样子仿佛想要将她吃了一般。

    温晚被她那存了心的一巴掌打的耳朵都嗡鸣了起来,脑袋一阵眩晕,差点没倒在地上。

    费淑荣还不肯罢休,抬手又准备打她,被刚才救温晚上来的男人一把挡住,“陆夫人,君子动口不动手,有什么话不如好好说。”

    费淑荣本想骂回去,但是看四周那么多宾客,又不能不给面子,只能收回了手,脸色依旧不好看。

    一旁的陆思泽见状连忙上前一把拉住自己的母亲劝道:“妈,您先别生气,这里面可能有什么误会,您衣服都湿了,还是先去换身衣服吧,别着凉了。”

    “有什么误会!要不是你及时把我救起来,我就真的被这个坏女人给害了!”费淑荣怒不可遏的说道。

    陆思泽连忙安抚母亲,又帮她顺气,根本顾不上看地上的未婚妻。

    温晚听着陆思泽的声音,心里觉得嘲讽又好笑,她撑着身子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目光淡而冷的看向费淑荣,“伯母,说话要凭良心。”

    费淑荣顿时大怒,指着温晚大骂:“你这个女人还有脸开口!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缠着我们家思泽打的是什么主意,我们陆家是绝对不允许你这种离过婚的女人进门的!”

  • 第003章 想被你的未婚夫发现么?

    温晚几乎是反射性的绷紧了背脊,男人微砺的指腹若有似无的摩挲着她光滑的下巴,让温晚从心底生出一丝抗拒。

    湿礼服的贴在身上很不舒服,加上晚上气温低,温晚感觉皮肤上冷的直起鸡皮疙瘩,偏偏困着自己的男人还没有丝毫放过自己的打算,她不由有些不耐烦的蹙眉,伸手不客气的拨开下巴上的手,“签署完离婚协议之后,我和你之间就没有任何关系了,我想薄先生不会忘记自己曾经说过的话吧?”

    薄远琛看了眼自己被温晚打开的手,眼中闪过一丝冰冷的暗芒。

    不过是两年时间而已,连他的碰触都无法忍受了么?

    就在这短暂的沉默中,不远处突然响起陆思泽焦急的呼喊声:“晚晚!晚晚!你在哪?晚晚……”

    温晚本能的转过头,在她做出反应之前,站在她面前的薄远琛突然出手挟着她的身子隐匿进了更深的黑暗,然后一把将她按在墙上,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温晚大惊,本能的剧烈挣扎起来。

    薄远琛一手按着温晚的肩膀,另一手紧紧扣着她的腰,霸道的吻强势掠夺着温晚的,不容许她逃开。

    口中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刺激着温晚本就紧绷的神经,让她心底升起一丝颤抖,她不由更加拼命挣扎,双手用力的捶打着男人。

    薄远琛抓住温晚捶打在自己身上的手,丝毫不介意她身上湿透了的衣服,身子紧紧的压制着温晚,凑近她耳边低声威胁道:“想被你的未婚夫发现我们在一起么,嗯?晚、晚!”

    他故意在晚晚两个字上咬重了发音,似乎在嘲讽着什么。

    温晚蓦地瞪大眼,没想到他竟然会这么威胁自己。

    但是他的威胁很有效,她的确不想让陆思泽看到她和薄远琛在一起,今晚上的订婚宴已经够混乱的,她到底欠了陆思泽的情,不想再因为薄远琛多生枝节。

    身上的衣服湿的冰凉,背后的墙壁也是冷冰冰的,而薄远琛抵着她的身躯却是温热无比,他身上淡淡的迪奥男士香水味道侵袭入她的鼻腔,让温晚无所适从,心跳是前所未有的慌乱。

    这么亲密的距离,就算是两人没有离婚之前也鲜少有过,温晚身体整个都紧绷了起来,根本就不敢动弹。

    拿捏住了女人的软肋,薄远琛低低的笑声在温晚耳边散开,夹着点点似有若无的冷意。

    “晚晚,你在哪里?晚晚……”耳边陆思泽的声音又近了一些,温晚顿时紧张的连呼吸都屏住了,生怕他会发现自己。

    黑暗的阴影里,什么都看不清,薄远琛却能想象的出女人此刻惊慌失措的表情。

    像是故意要逼疯温晚一般,薄远琛原本只是紧挨着温晚的唇突然贴在了她的耳朵上,暧.昧又缓慢的流连在她的耳廓,哑声道:“很害怕?”

    温晚愤怒的瞪了薄远琛一眼,却不敢发出声音。

    而温晚的隐忍却让薄远琛越发变本加厉,他松开了抓着她双手的手,手落在她的腰上,然后开始不安分的顺着她的腰线渐渐往上游移。

    温晚连忙着急的按住他的手,想要制止他的行动,而让她没想到的是薄远琛会突然在她的腰上轻捏了两下,那猝不及防的酸痒让她本能的发出一声低呼。

    下一秒,陆思泽疑惑又惊喜的声音立即响起,“晚晚?是你吗?”

    然后,就是他加快脚步跑过来的声音。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