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你倾我心,时光倾城、叶明珠莫褚寻宁夏小说

你倾我心,时光倾城

叶明珠莫褚寻宁夏小说

主角:叶明珠,莫褚寻,宁夏 标签:虐恋情深

若干年前,叶明珠如明珠璀璨,似繁星夺目,注定一生喜乐无忧。可她偏偏爱上莫褚寻,吃了苦,遭了难,容颜尽毁,骨肉分离,回头无路。把她送进地狱的男人,是她深爱不得的男人。许多年后,叶明珠如尘埃渺小,似蓬草卑微,伤痕累累重现在繁华舞台上她用五年飘零看透冷暖,缩在龟壳里,思念骨肉,守着一柸白骨了度残生可莫褚寻却不愿放过她了,囚着她,困住爱,试图将过去的叶明珠夺回来。她的爱,沉在了隔绝港城和南非的印度洋上,已如死灰。他的情,在经历时光摧残洗礼的爱恨纠缠中,幡然醒悟。可,已经迟了……

弦外之音 状态:连载中

叶明珠莫褚寻宁夏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为什么不相信?

    “莫褚寻,宁夏不是我撞的,你信不信?”

    叶明珠忍着腿脚麻痹一步一步艰难走到莫褚寻面前,头发凌乱,瓢泼雨水顺着额头流下挡住了视线,她昂起头,拼命忽略嘴里泛出的苦涩,倔强且骄傲。

    雨幕里,英挺俊逸的男人从医院门口走出来,面容冷峻绝情,冷冷扫了一眼在雨中瑟瑟发抖的女人,视若无睹,从她身边擦肩而过。

    “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叶明珠踉踉跄跄跑到他眼前,绝美的脸憔悴苍白:“我们认识那么多年,你至少听我解释一下。”

    “啪”的一声脆响,叶明珠脸颊抽疼,巨大的力气震得她身体往后仰去。却被一双冰冷有力的手指粗暴地捏住了下颚。

    头顶上,一片乌云,狂暴汹涌。

    “叶明珠,宁夏现在就躺在里面,孩子没了,她重伤昏迷不醒,医生说,也许一辈子都醒不过来。”

    森寒的嗓音,带着一贯属于他的冷酷和疏淡。

    莫褚寻捏着她的下巴,另一只手毫不怜惜地攥住她的长发,把她从地上扯起来。叶明珠头皮被他扯得生疼,忍不住惊叫了一声,却被他一个凌厉的眼神刺得噎在喉咙里。

    森森的寒意,从脚底蹿上心头。

    “宁夏不醒,叶大小姐,你也活不了。”

    “不、宁夏真的不是我撞的,我不知道她肚子里有了孩子。莫褚寻,你凭什么污蔑我?”叶明珠拼命地想要解释,她真的没有蓄意去撞宁夏,宁夏本来就是她从小一起长大最好的朋友,她怎么可能那么心狠手辣?

    “呵!”

    男人浑身散发着凶狠戾气,居高临下看着她,“那为什么,撞了宁夏的车,也是一辆兰博基尼veneno?”

    她来不及解释。

    “全世界只生产了三台的兰博基尼veneno,整个港城只有你叶大小姐有那个殊荣拥有一台。港城人都知道叶大小姐爱车如命,从来不会把车借给外人。嗯?你跟我说,宁夏不是你撞的?”

    “我没有,我对天发誓,绝对没有伤害宁夏!”

    “还记得林记者吗?那天晚上,他拍到那天晚上十一点坐上兰博基尼veneno的照片。你给我解释一下,大半夜的,你出去干了什么?”

    林记者?

    叶明珠一个激灵,这几年来,是有个记者一直在后面跟踪她,对她死缠烂打,并且扬言一定要拍到她的火爆绯闻。

    可,她从来没有得罪过他啊!

    莫褚寻瞳孔里渐渐浮现戾色,攥着她长发的手紧了紧,恨不得扒下她一层皮,“你不是爱我吗?爱得抛弃自尊,爱得变成恶魔,爱得连你最好的姐妹都敢杀害……两条性命啊,叶明珠,就是把你剁成肉酱喂狗都偿还不了”

    男人眼里盛着厌恶,狠狠甩开她走向车子。叶明珠猝不及防打了个趔趄,双腿一软跪在地上,两只手死死抓住他的裤筒,“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莫褚寻,我没有害她,你好歹听我解释,我请侦探去调查,我会查清楚……”

    “叶明珠,你就等着蹲监狱。”

    “不!你不能这么对我,我肚子里……”有你的孩子。

    后面的话被风吹散在风中,莫褚寻走得急,根本就没有听到那后半句话。车门砰地一声关上,叶明珠冲上去,五指正巧夹在车门缝里,撕裂的痛遍布四肢百骸,她却恍然味觉。

    “莫褚寻,你听我说,莫家晚宴酒店里的人不是宁夏,是我,是我和你在一起……”她脸色苍白,这些本来打算一辈子死死埋在心里面的话,此时她却大喊了出来。

    声音,撕心裂肺。

    没有人明白,全世界的人都不明白,她有多爱这个男人,有多爱他,就有多不舍得伤害他。在得知他心里面的人只有宁夏后,她本来已经准备退出了。

    五指被车门佳德鲜血淋漓,那种钻心的疼,却不及他给自己带来痛苦的万分之一。

    只要他肯相信自己。

    只要他愿意听取解释,就算再多的疼,她也可以承受。

    莫褚寻淡漠地抬起眼皮,嘴角溢出一丝冷笑:“那叶大小姐不会还想说,你肚子里也有我的种吧?”

    “我说有,你会,信吗?”这句话,她几乎是颤抖着说出来。

    “不信,不但不信,让我知道你肚子里还藏了个杂种,我会立即把他挖出来,给我和宁夏的孩子偿命。”

    叶明珠浑身哆嗦了下,死死瞪大了眼珠子,不敢置信:“你,你怎么能?”

    全身的力气仿佛瞬间被抽空,一阵剧烈的天旋地转,她晕眩了下,双腿仿佛生根了定在地面上。

    车门重重关上,染血的手掌无力垂下。

    大雨,下得更猛了。

    雨幕里,莫家听雨庄园里,莫褚寻站在屋檐下,双眸湛湛,冷漠的目光不知道穿透多远,似乎要用目光,将庄园外的女人杀死。

    “先生,叶小姐已经庄园外面等了一夜。”莫城低头,毕恭毕敬报道。

    莫褚寻无动于衷,身上罩着的墨色风衣无风自动,薄唇微抿,冷眸里闪过一抹弑杀和血腥。

    “通知吴局长,把人带走,蓄意谋杀伤害罪要判几年,他应该懂的。”

    莫城目光一闪,“那叶家……”

    “叶家?”他冷笑,眼底恨意更深:“取消叶家的任何合作,另外告诉叶家人,如果还想继续在港城好好待着,就驱除孽女,登报断绝关系。”

    “是。”

    “另外,把她以往的全部学历和资历取消,任何一所学校机构都没有她的档案。发一纸通知到法国去,就说她道德败坏,丧心病狂,蓄意杀人,已经被送到监狱,让学校将她除名。”

    宁夏被撞出事那晚,肇事车子是叶明珠的爱车,有记者拍到叶明珠上车的证据,加上叶明珠曾经扬言,谁要是敢跟她抢男人,她一定不会放过那个情敌。

    莫褚寻以及警方所有人,已经认定叶明珠。

    谁让她是港城最高傲不可一世的掌上明珠!

    谁让她拥有一辆世界限量版兰博基尼!

    谁让她,曾经对莫褚寻死缠烂打,疯狂追求!

    莫褚寻点了根雪茄放在唇边,袅袅烟雾挡住了阴鹜的眸,透过白烟,似乎能看到庄园外,一抹单薄的身影跪在地上,脊背挺得笔直,苍白的脸色仍无法掩盖她的高傲和倔强。

    他狠狠吸了一口,修长的指尖,掐紧了雪茄。

    叶明珠,你给宁夏带来的痛苦,我要百倍、千倍、万倍地从你从身上索取。

    ……

  • 第二章 被家人抛弃

    叶明珠在庭御庄园外淋了一夜雨,先是站着,后来是蹲着,再后,怕压到肚子里不足三月的孩子,她选择了跪。

    膝盖上火辣辣的疼,这一跪,不仅花光了她所有的力气,也将一切的尊严和倔强都压在脚底下。

    只要莫褚寻肯相信,相信她是无辜的,相信她没有伤害宁夏,跪再久都值得。

    “叶小姐,请你马上从这里出去。”出来赶人的是门卫。

    “我要见莫褚寻。”她眯了眯眼,抹了一把脸上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的液体。

    “先生不会见你。你做了这种事还敢出现在莫家,真是不知廉耻。”

    这时,莫城也出来,嫌恶地瞥了她一眼,走过来把她拽起来往外面拖,“叶小姐,不要逼我动粗。先生说不见你,就一定不会见你。”

    叶明珠挣扎:“不,我要见他,宁夏真的不是我撞的,那天晚上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在酒吧晕过去了,根本不清楚我的车子怎么会被别人开走。我已经打算第二天就去法国的,我连行李都收拾好了。阿城,你去跟褚寻说,我不接受他的冤枉。”

    “宁夏不是我撞的。”

    “我叶明珠死也不会做出伤害朋友的事!”

    “阿城,连你都不相信我吗?”

    无论她怎么挣扎扭打,女孩子的力气怎么比得上人高马大的莫城,很快就被莫城拖了出去,扔在了距离庄园很远的大马路上。

    “宁夏小姐那么善良可人,把你当做她最好的朋友和姐妹。叶小姐,你害了宁夏小姐和她肚子里的孩子,难道不怕她们半夜来找你吗?”

    临走前,莫城摇摇头,满脸痛恨,只说了这一句。

    叶明珠泪眼婆娑,张了张嘴要解释,莫城已经离开。

    到底要怎么解释,你们才会相信?

    当全身的力气都用光了后,叶明珠挣扎着爬起来,慢慢地一步一步往回走,双手护在小腹上,为了孩子,她一定要坚强。

    叶家别墅大门紧闭,任凭叶明珠在外面嘶哑着嗓子喊了许久都没有出来应门。

    许久之后,一个穿着白色蕾丝连衣裙的女孩子慢慢走出来,模样与叶明珠有几分相似,只是眼角的冷漠,却让她看起来显得阴鹜。

    “明美,你快开门,我好难受,好冷,你快开门啊!”叶明珠淋了一天雨,此时寒冬腊月的,她浑身就穿着一件毛衣,毛衣沾了雨水后又沉又重,如果不是撑着一口气,她早就晕过去了。

    叶明美走到围栏前,冷笑着:“姐姐,你还有脸回来,你知不知道,你这一次闯了大祸。”

    “你说什么?”叶明珠咬着嘴唇:“我让你把门打开!”

    “哎哟,还这么凶啊,姐姐你现在是个嫌疑犯,可不是以前那个肆意张扬的明珠小姐了。”叶明美那张楚楚可怜的小脸,此时却带着张扬的狠辣:“离开这里吧,爸妈不会见你的。他们在召开记者会,要跟你脱离断绝关系,从此以后,你跟叶家,没有任何关系。”

    “我不信,我要见爸爸,你让他出来见我。”叶明珠不相信,就算叶家在港城的地位比不上莫家。但只是一个莫褚寻而已,就让她的父母吓成这样吗?

    不可能的!

    她摇摇头,根本不可能相信。父母视她为掌上明珠,说她是整个叶家的骄傲,恨不得把天上的星星月亮都摘下来给她……他们那么爱她,怎么可能?

    就算莫褚寻用了某些手段威胁他们,叶家也不可能会放弃她的!

    叶明珠目光陡然一亮,双手死死攥着围栏,朝别墅里面大吼:“我是明珠,爸,妈,我是明珠啊,你们开门……”

    任凭她把嗓子喊得嘶哑无声,别墅里,依旧毫无动静。

    明亮的眼睛渐渐变得灰败,最后,黯然无光。

    别墅里,秦淑媛攥着手帕,在大门口走来走去,坐立不安,风韵成熟的脸庞上布满了着急。不时看向坐在客厅里的丈夫叶竟成,不时又探头看向了别墅外面。

    “老公,你看要不要把门——”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叶竟成厉声打断。

    “你忘了刚才莫褚寻让人传话过来,我们要是敢让那个孽女进来,他就有办法让叶家彻底破产吗?”叶竟成面色冷厉,浑身散发着暴戾的气息:“明珠糊涂啊,为了一个男人,居然连谋害杀人的事都做得出来,让她踏进叶家的大门,你也不怕她把罪孽都带进来祸害一家子。”

    秦淑媛抹着眼泪:“可……她毕竟也是叶家的孩子……”还是被他们宠了那么多年的小公主。

    叶竟成站起来,朝着外面扫了一眼,摇头叹息:“那有什么办法呢,叶家几代留下来的基业,我不能让叶家毁在她手里。莫褚寻的手段,你是明白的,莫家当年就跟一些黑势力有过瓜葛,如今更是黑白两道都混得开。相比起来,叶家,正在一步一步衰落啊……”

    如果可以,他何尝不想救自己的女儿?

    可,明珠做了那样的蠢事,还被人拍下来寄到警局去。叶家这么多年积累下来的名声,就因为她,一落千丈。

    “说起来,还不是怪你这个当母亲的从小宠溺她,慈母多败儿,你看看你教出来的好女儿,尽做些丢人败兴的事。”叶竟成心一狠,沉着脸朝妻子怒吼。

    秦淑媛不敢反驳他,咬了咬下唇,性子怯懦的她,终究是不敢跟丈夫狡辩。

    “那明珠……”

    “做错事,就得承担责任,让她到警察局里呆个几年,至于登报断绝关系的事……”叶竟成还是有些犹豫。

    秦淑媛抓着丈夫的手腕,摇头哭喊:“使不得,明珠是咱们叶家的女孩儿,说什么也不能把她驱逐出去。你说她错了坐牢我同意,可要是把她赶走,她也是我心头上的一块肉,你怎么舍得?”

    “不舍得又怎么样?证据确凿,她到现在还死鸭子嘴硬不肯承认错误。淑媛,你再这样纵容下去,叶家迟早得毁在你们母女手上。”

    叶竟成声色俱厉,狠狠盯着妻子:“我警告你,叶家的产业,绝对不能败落,就算明珠进去了,我们还有明美啊。明珠从小就任性妄为,高傲跋扈,明美温柔乖巧,又孝顺长辈,以后会好好照顾你的。”

    秦淑媛还是摇头,泪如雨下。

    “而且,明珠从小就跟我们不亲,她是罗一繁带大的孩子,跟那姓罗的亲,就算没有她,我们一家子还是好好的。”叶竟成劝说妻子。

    “说到底,你不就是贪图罗一繁送给她的巨——”

    “闭嘴!”叶竟成打断妻子,瞳仁猩红而狠厉:“叶家,还是我叶竟成在做主,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指责我!”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