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蜜吻999次:赫少,要抱抱!、顾思赫北冥池锦辰小说

蜜吻999次:赫少,要抱抱!

顾思赫北冥池锦辰小说

主角:顾思,赫北冥,池锦辰, 标签:

他是A国权势滔天的第一指挥官,杀伐决断,只手遮天!传闻他冷漠禁欲,可独独对她,他有着病态的占有欲和丧心病狂的宠溺!“先生,有人想害太太!”“枪毙!”“先生,有人在追太太!”“废了!”“先生,太太把您的卡刷爆了!”“赶紧送钱!”终于,她想逃:“叔叔,我年纪小,我们的差距太大……”可话没说完,他就堵住了她的粉唇:“乖,成熟的老公才疼人!”

十五真红 状态:完结

顾思赫北冥池锦辰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是他

    是夜,微寒。

    郊外废弃的化工厂内。

    一桶凉水当头浇下,宋星夜眼皮轻抖着张开。她的手脚被牢牢绑在一根钢柱上,身上的衣物污秽不堪。

    “池锦辰的未婚妻在我们手上,让他接电话。”

    蒙着脸的绑匪对着电话冷冷开了口。

    “不好意思,池总在开会。”

    电话那头却传来更加冰冷和敷衍的女声,是宋星夜的表妹宋白雪,池锦辰的私人秘书。

    绑匪以为她不信人在他们手上,于是将电话放在宋星夜的耳边,面含威胁的看着她,“说话!”

    宋星夜虚弱的开口:“白雪,是我……”

    “姐姐,你真的被绑架了?”宋白雪打断了宋星夜的话,声音带上了些不可置信。

    宋星夜还没来得及说第二句话,只听电话那头传出了阵阵笑声。

    “这可太好了,姐姐,锦辰正发愁应该怎么处理你才好呢,毕竟他真正爱的人是我,根本不想跟你结婚,这下,我们都不用发愁了呢。”

    听到这池锦辰的名字,宋星夜的意识清明了几分。

    不会的,池锦辰不会这么对她……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池锦辰一直将她捧在手心上呵护备至……

    刚想反驳,却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男声。

    “你爱吃的餐厅我已经约好了,电话还没讲完吗?”

    这声音宋星夜再熟悉不过,这种亲呢的话语,让她的心沉入谷底。

    “池锦辰……”

    她刚开口,却被打断:“警察马上就到,一定不会让这些绑匪跑掉的,姐姐你放心!”

    她的声音刻意提高了很多,隔着话筒,也清晰的飘荡在这个废弃的工厂!

    白雪她是故意的,故意说给绑匪听!

    宋星夜的心一下掉入了冰窖!

    绑匪也跟着一怔,来不及说话,就只听见一阵忙音!

    电话被挂了!这些人报警了!

    “妈的,去死吧!”

    绑匪彻底没了耐心,说着就提起一桶汽油,泼在了宋星夜的身上!

    很快,熊熊的火光蓦然成海,宋星夜在绝望中渐渐失去意识……

    不知是不是梦境,在人世的最后一眼,宋星夜看到火海中冲入了一个人……

    他简直不要命了一般,奋不顾身扑灭她身上的火焰!

    火烧到他的手臂上,也仍旧不肯放弃,宋星夜眼睁睁的看见他手臂一块肉被烧焦,血肉下,白骨隐隐可见……

    一定很痛吧……

    宋星夜想要看清来人,到底是谁,如此的爱她?

    是池锦辰吗?

    眼皮却沉的睁不开,视线更是模糊不清……

    她还是睡了过去,带着遗憾,再也醒不过来。

    *

    她再次睁眼,疼痛的感觉已然消失不见。

    纳闷的看了眼自己的四肢,却惊奇的发现,自己不但没有被烧得焦烂,甚至是毫发无损!

    就在此时,门外响起一道恭敬的声音:“顾小姐,您醒了吗?”

    顾小姐?是在叫她?

    听到这个称呼,脑海里大量记忆潮涌而来。

    她确实在几天前丧生火海,但不知为何,却重生在顾家大小姐,顾思身上……

    顾思父母早逝,留下一笔巨额财产,要她十八周岁才能继承。

    为了这笔遗产,姑姑顾晓月将她接回家中,就在昨晚,顾思十八岁刚过,顾晓月设计了一场车祸想让她‘意外身亡’,之后私吞遗产。

    有人救了她,同时带着顾父的委托来接走了她……

    但顾思当时受到惊吓已经昏迷,再睁眼的,就已经是丧身火场的‘宋星夜’了。

    “顾小姐,我是秦湛,方便的话,我家先生想请顾小姐一起共进早餐……”

    顾思也正想看看这个救了她的人是谁。

    她开口:“方便是方便,但我得先换身衣服,可以吗?”

    秦湛道:“顾小姐请便。”

    顾思打开衣柜,发现里面的存货还真是充足,清一色的奢侈品牌,样式也非常齐全。

    看来这个男人很懂女人嘛……

    但这种男人,多半不是花花大少,就是糟老头子。

    挑了半天,顾思选了一个最符合自己年纪的连衣裙,鹅黄色的小香风,剪裁简洁大方。

    但穿上后,她却总觉得哪有一点怪……

    是胸部!

    她从前的身材简直堪称完美,可现在回到少女的身体,难免,就差了点意思……

    十几分钟后,顾思收拾完毕,跟随秦湛一起下楼。

    这里是座庄园,洋楼林立,根本一眼望不到边。

    在都城,能拥有一座庄园的人可绝不只是富有那么简单。

    看来救了她的人,可是位大人物。

    “秦先生,敢问,你家先生什么来头啊?”

    顾思试探的问了一句,马上又道:“……昨晚的事情,我记不太清了。”

    秦湛笑笑,“我家先生的事情,我不方便多说,等顾小姐见到先生,自然就清楚了。”

    “……”

    嘴巴还挺严。

    顾思抿了抿唇,也不再自讨没趣。

    两人很快就到了餐厅,佣人为他们拉开雕花大门。

    气氛莫名紧张起来,仿佛从某处,散发出来一种强大的气场。

    走了几步,顾思很快看到一道挺拔的身影。

    男人静静坐在窗边,精致笔挺的西装披着一层金芒,竟有种说不出的尊贵。

    但,顾思却觉得这身影很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

    秦湛和其他人立即退了下去,偌大的餐厅内,此时只剩下男人和顾思。

    “您好,”顾思试着打了声招呼,“昨晚……”

    男人冷冷看向顾思,漆黑深邃的目光,瞬间让顾思背脊一寒!

    竟然,是他!

  • 第2章:住在他家

    顾思认识眼前的男人……

    赫北冥,国内最高权利机构总董事长,身后更是都城第一世家。

    用旁人的话来总结,都城就是赫北冥的天下,他只需轻轻勾勾手指,就能让天翻地覆。

    但这样牛批的人物,通常都很难相处,赫北冥也不例外。

    她生前和赫北冥打过交道,那时候这男人就是出了名的孤僻冷血,没想到六年不见,他还是老样子,俊美逼人的脸上,永恒死人般阴沉的表情!

    她对赫北冥并没有什么好感,因为她很了解这个人的可怕和冷漠……现在想起来,还阵阵发寒。

    “坐。”

    赫北冥冷冰冰的开口,平静的语调,却威慑力十足。

    顾思迟疑了一下,在他对面拉开椅子坐下。

    “……”

    气氛很凝固,顾思原本打算说的话,在看到赫北冥这张脸后,一个字也说不出了。

    “没话和我说?”

    赫北冥一边将餐盘里的肉利落切着,一边又道。

    男人凉薄的声音,总让顾思觉得心里发毛。

    “有,”顾思清清嗓子,“谢谢赫先生,昨天救了我。”

    顾思这一句话,让赫北冥陡然看向了她。

    “你认识我?”

    男人的目光敏锐犀利,让顾思心里迅速一沉。

    她马上又道,“是啊,整个都城,谁会不认识您……”

    “……”

    赫北冥没有吭声,将刀叉啪嗒一声放下,

    顾思感觉自己的心脏差点跟着跳出来。

    “赫先生……”

    “从今天开始,你就住在这里。”

    “……”

    赫北冥突然开口,声音里没有一丝波澜,但口吻不容置疑。

    “啊?”顾思怔了怔:“赫先生,我很感谢你救了我,但真的不用麻烦了……我现在已经满十八周岁了,可以独立了”

    赫北冥冷冷瞥了顾思一眼,极具震慑力的气场,立即让她闭了嘴。

    “你父亲的遗志,是希望你尽快成长起来,撑起他的公司。我已经帮你安排好了私教,在你能独立之后,自然会让你离开。”

    赫北冥说完,不等顾思发表意见,便起身离开了。

    男人高大颀长的背影,除了寒冷,还有一种与生俱来,令人俯首称臣的强大气场。

    她从前就怕这个男人,现在自然也不例外。

    不过,赫北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热心肠了,这可不像他的作风!

    赫北冥离开不久,顾思将早餐吃完,也走出了餐厅,但是门口,有一个身着干练制服的女人,仿佛正在等她。

    看到女人的正脸,顾思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许白璐!

    这女人竟是她曾经最好的闺蜜,许白璐!

    宋星夜曾经和许白璐是同学,两人一起进修的商业管理,毕业后,宋星夜接管了家族企业,许白璐则进入了鼎鼎有名的赫氏财团,也就是赫北冥的家族财团。

    “顾小姐您好,我是赫先生的私人财务助理,现在,也是您在庄园内的私人教师。”

    许白璐甜美的声音,让顾思差点流泪。

    但她还是强忍住了情绪,半晌,缓缓点了点头。

    *

    许白璐没有察觉出顾思的异样,她将顾思带回房间,和她说明了从今往后要学的东西。

    赫北冥做事,从没有商量的余地。

    并且,以顾思现在的身份能力,也只有接受的份儿。

    但见到许白璐,顾思真的很开心,就算是为了好友,暂时接受赫北冥的安排,顾思觉得,也不是不可以。

    只不过,她却有一点纳闷。

    即便许白璐再优秀,在人才济济的赫氏财团中,也只是平常。

    生前,她还听许白璐抱怨进入赫氏的希望渺茫,怎么一转眼,她就成了赫北冥的私人财务助理?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