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奸臣、赵无忧穆百里简衍小说

奸臣

赵无忧穆百里简衍小说

主角:赵无忧,穆百里,简衍 标签:古言

赵无忧是个奸相之子,朝野上下都得尊一声“小丞相”。父子两个把持朝政,玩弄权术,所以很多人都想弄死他。 穆百里是司礼监掌印太监,又是东厂提督。表面恭谨温和,与人为善,其实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狼,可惜了他这双极是好看的凤眸清润。 朝堂风云,各为其主,没有硝烟的战场赌的就是人心。 他笑得凛冽,“你输了。” 她红了眼眶,“是吗?” 很久之后他才明白,那一日的血溅三尺朝堂,才是她给他设的最后的局。只是,他明白得太晚。—————————————————————————————————— 未知来生相见否?陌上逢却在少年。——赵无忧

蓝家三少 状态:连载中

赵无忧穆百里简衍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小丞相

    承德十六年,春。

      春寒料峭,返春寒的时候,夜里更是冷得刺骨。

      大邺皇宫里,乱作一团。

      永春宫。

    十数名宫女合谋,准备勒死皇帝,岂料阴谋失败被生擒。顷刻间锦衣卫包围了整个永春宫,将这些宫女悉数拿下。皇帝还有一口气吊着,被快速送去最近的清和殿救治。

    清和殿内外,锦衣卫严正待命。

    倒是正殿,无人把守。

    赵无忧压低了脚步,站在殿外。

    听得殿内皇后李氏开口说,“既然是在明妃宫里发生,明妃就该同罪,岂能置身事外。”

      那温和之音应道,“娘娘所言极是,明妃私下与王嫔、刘妃等人私交深厚,既然明妃谋逆,此事她们必定有份参与。”

    “好生打着问。”李皇后似乎很满意这个答复。

    “是!”极尽尊崇。

    赵无忧自觉来得不是时候,刚要离开,却不慎脚后跟一退,刚好撞到了一旁的石柱,发出一声闷响。

    “谁在外头?”李皇后一声冷呵。

    赵无忧在外头躬身,“微臣赵无忧。”

    “进来!”皇后与赵无忧的母亲算是远方表亲,私底下还得尊她一声姨母。所以赵家与皇后,有着极其微妙的关系。

    进去的时候,赵无忧只是看一眼那身穿绛紫色袍子之人,便快速敛了眉目。敢在后庭如此恣意放肆,除了东厂那人,还能有谁?

    “参见皇后娘娘!”赵无忧大礼参拜。

    皇后位居高座,瞥一眼那人,“你先下去。”

    那人行了礼,对着赵无忧轻笑一声,抽身离去。

    赵无忧微微抬一下眼皮,只看见昏黄的宫灯里,那一袭绛紫色的身影渐行渐远。收了视线,听得皇后道,“今夜之事,想必赵大人已经很清楚,不知皇命为何?”

    “回娘娘的话,皇上口谕,千刀万剐。”赵无忧据实禀奏。

    “赵大人觉得本宫该如何处置?”皇后笑得凉凉的。

    赵无忧是个聪明人,皇后方才说的话,他都一一记在心里,自然很清楚皇后意欲何为。自己赵家本来跟皇后就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所以——赵无忧俯身作揖,“臣以为此乃后宫之事,当以皇后娘娘为尊,宫规为准。”

    皇后徐娘半老,依旧风韵犹存。

    事实上这宫里的女人就如同行走的雌性荷尔蒙,长年累月的身处深宫,饱受孤单寂寞的侵蚀。是故这一双妖娆的眸,总是有意无意的在年轻男子身上转悠,渴求着寻求皇恩之外的慰藉。

    皇后的手,轻柔的贴在赵无忧的手背上。四五月的夜里本来还有些寒凉,可这掌心亦灼热非常,赵无忧的脊背微微濡湿。

    “到底是赵大人,深懂本宫之心。”皇后意味深长的说着,那一双含情的眼睛,就这么温柔的盯着赵无忧。

    赵无忧面不改色,勾唇浅笑,恰到好处的退开半步,朝着皇后再度行礼,“多谢皇后娘娘赏识,微臣能为娘娘、为皇上尽忠办事,乃微臣的福分。”

    知道赵无忧年岁尚轻,皇后便也适可而止,不急于一时,“本宫知道你们父子的忠心,这些个零碎东西,就让东厂处置吧!”

    赵无忧颔首,“微臣明白!”皇后这是不想让他染血。

    折腾了一夜,赵无忧总算出了宫。

    那些宫女临死前得受点苦,不招出皇后心中的那些人,是不可能罢休的。

    奚墨快速搀住赵无忧,赵无忧轻咳两声,面上泛着异常的潮红。奚墨慌忙取出怀中的瓷瓶,“公子,药?”

    “没事。”赵无忧摆了摆手,“回去吧!我歇会就好。”

    奚墨担虑的点头,小心的搀着赵无忧上了马车。

    回到相府的时候,天都亮了。

    赵无忧一脸疲惫,脸色苍白,似乎喘得厉害。

    婢女云筝快速上前,与奚墨一道搀着赵无忧回房。奚墨将赵无忧放下,快速退到门外守着。

    云筝面色从容,“公子?”说话间,已快速解开赵无忧的衣裳,松懈赵无忧的裹胸。

  • 第2章 最狠不过东厂

    云筝捋着赵无忧的脊背很久,赵无忧这才慢慢顺过气儿来。

    “公子这是多久没吃药?”云筝怀疑的望着赵无忧。

    “从我爹走后。”赵无忧喘着气,面色惨白得厉害,“我倒要看看,这次能熬多久,总不能一辈子吃药度日。”

    云筝凝眉,取了软垫子让赵无忧能靠着舒服些,“公子,您这是拿自己的命做赌注。若是相爷知道,其祸非小。”

    “我心里有数。”赵无忧微微合上双眸,安然躺在软榻上。

    瞒尽天下皆不知,雌雄难辨十多年。时间久了,连赵无忧都觉得,自己是个男人。

    歇至巳时左右,赵无忧才觉得身子舒坦不少。

    听得奚墨在外头叩门,“公子,简公子来看您了。”

    云筝微微蹙眉,“公子,这一大早的——”

    “约莫是为了昨夜宫里发生的事。”赵无忧拢了拢衣襟,身子有些冷,便裹紧了身上的毯子。

    简衍的父亲是工部尚书,跟赵嵩算是同窗好友。而简珩跟赵无忧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兄弟”,简衍为人仗义,说话又直,是个值得交心的。

    简衍进门,一眼就看见赵无忧发白的面色,当下凝了眉头,拖着凳子坐其身边,“又累着了吧?不是说不能太操劳吗?明儿我跟我爹说说,别给你摊那么多事儿,瞧这脸煞白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生了什么大病。”

    “云筝,备茶。”赵无忧勉强笑了笑,“那么紧张做什么?都这样过来的,又不是头一回。”

    云筝是知情识趣的,行了礼便悄悄退出房外。

    房内,独剩下赵无忧与简衍两人。

    赵无忧道,“你这么着急过来,不是单纯想见我吧?”

    “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心思太细想得太全,所以这病就这么落下的。”简衍轻叹一声,双手搭在膝上,“今日罢朝,宫里头——”

    “我知道。”赵无忧不紧不慢的打断他的话,“祸从口出,此事莫要再提。”

    简衍点了头,“我知道,只不过我担心你万一搅合进去,相爷又不在,若有个什么事,你能担着吗?这一次的事情我爹也跟我说了,皇后娘娘善妒,怕是牵连不少。”

    “这是后宫之事,我是朝堂之臣,不该我插手的我必定不会插手。”赵无忧的指尖轻柔的剔着毯面上极好的鸦青色暗纹,“皇上受了惊,势必不会再管后宫之事,所以皇后娘娘要你死你就得死。这些人只要往名单上一送,就是板上钉钉的事儿,到时候皇上醒过来,早已为时太晚。”

    “皇后这是想铲除异己。”简衍轻叹一声,“倒是可惜了那些年轻轻的,就做了刀下亡魂。可是你不觉得,此事来得蹊跷吗?好端端的,宫女怎么就敢对皇帝下手?”

    “嘘!”赵无忧蹙眉,示意简珩禁声,“这不是你该管的事,背后牵扯你我担不起。还有——让你爹收敛,如果不是我爹临走前吩咐过内阁,但凡有弹劾的折子都教我过目一番,你爹就没那么幸运。我压得住一次,压不住第二次。”语罢,赵无忧轻咳着,面色白一阵红一阵。

    检验眸色微恙,当下明白赵无忧所说何意。他愣在那里,脸上有些发烫,许是觉得太丢人,半晌没有说话。

    “我不管他那些事。”简衍突然起身往外走,“你好好休息,我就是来看看你,怕你累着,没别的意思。”

    “我只有你这么一个朋友。”赵无忧淡淡开口,“我不想看到简家出事,也不愿跟你爹打官腔,你们父子之间比较好说话。”

    简衍长长吐出一口气,“谢谢。”

    音落,他抬步离开,头也不回。

    云筝蹙眉进门,“公子?”

    “宫里有消息了吗?”赵无忧靠在软垫上,有些难受的揉着眉心。

    云筝上前,温柔的替赵无忧揉着太阳穴,“那些宫女被处凌迟,就连明妃和王嫔等人,也没能幸免于难。听说是东厂亲自抓的人,亲自送的刑场,半点耽搁都没有,干净利落。”

    半点耽搁都没有,也就是说,皇帝都来不及救宠妃性命。帝有伤,口不能言,倒是可惜了明妃那样明艳动人的女子。

    赵无忧轻叹一声,心里却清楚得很。皇后对于自己的情敌,处理得太着急,以至做了一件蠢事。

    皇帝是什么人?刚愎自用惯了,你在他眼皮底下把他的宠妃弄死,还不得记恨你?可是死都死了,皇帝醒来也无补于事。倒是那东厂,那么快将事情坐实,真是比谁都狠。

    “穆百里不愧是穆百里。”赵无忧掀开毯子下了软榻。

    云筝压低声音,“听说,他上了坤宁宫的绣床。”

热门话题